湫ovo

朋友 干杯🍻

夜荧

☆月島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仿童话paro

◇月日


设定:

萤火虫月岛萤x向日葵花翔阳

(向日葵和萤火虫都基于现实基础的魔改,不是生物科普)



01

暗沉的天色逐渐泛出一点橙,日出的第一缕光洒落在花叶上。翔阳摇晃着花冠,好似一片碎金浮动。他慵懒的伸个懒腰,叶尖舒适得蜷起,小脑袋还处于迷糊状态。躯干涌上暖融融的热流,他从一株近10米高的向日葵化作十三四岁人类模样的少年,浑身赤裸着,新生婴孩春笋似的滑嫩光洁的皮肤。突如其来的浮空感和重力感让他骤然清醒过来,还未来得及欣喜自己的化形,娇小的身体就顺着隔壁向日葵的枝干像坐滑滑梯一般滑落,过程中还有身旁好几株小向日葵晃动着叶片托着翔阳直至他安全落地。


脚丫踩在泥土上奇妙的触感,初化形的翔阳兴奋不已的一蹦一跳,时而跺跺脚,沾了一脚土才肯罢休。他如同新生儿一般体验着走路跑跳,时而行走不稳正要跌倒时身旁的小向日葵便伸出叶瓣为他提供扶手。翔阳害怕一不小心扯下弟弟妹妹的小叶子,虽然伤及不了多少修为,但总归会疼,因此不甚在意的摇头拒绝,纵容自己摔在泥土上再一身脏兮兮的站起,笑着亲吻弟弟妹妹们的茎秆和叶片。


一翻玩闹过后,初化形的小妖体力自然几近耗尽,他累得瘫倒在地上,小肚皮一起一伏的喘着气。


此时太阳已然升到正中,初秋午间的太阳依旧火辣辣的烘烤着地面,空气中热气蒸腾,乏力的翔阳安睡在土壤上。化为人形本需消耗力量,身体素质自然不如本体。小向日葵们花蕾朝阳,繁密的叶片遮挡着阳光细心的为翔阳留下一片荫凉。


小睡片刻后,恢复妖力的翔阳睁开眼睛,羞恼的粗声道「我、我可是哥哥!就一点小阳光怎么会伤到我!我也是向日葵啊!」说罢红着脸一一亲吻叶片感谢弟弟妹妹。


弟弟妹妹摇摆着叶子附和着他。翔阳欣慰的点头,对外界早已向往非常的他依依不舍的告别弟弟妹妹,临走前还一副兄长的模样语重心长的告诫一定要好好修炼。


02

由于自小扎根于泥土不能离开,小小的一方空间完全满足不了翔阳的好奇心。他只能不断的汲取养分,吸收阳光,长得高点,再高点,比其他向日葵都要高,这才能探出脑袋,眺望远处未知的风景。


现在化形的他飞快的奔跑,风迎面吹拂,经过耳畔,触感和声响与在本体时风吹摇曳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咧开嘴笑着,笑声伴着风被吹散得很远很远,惊动了树上歇息的雀儿,甚至隐在水流旁茂盛灌丛里虫蛹也颤动了蛹身。


寻着叮咚叮咚的响声找去,翔阳停在一条小溪面前。本湿润的泥土黏在皮肤上被风吹过后,干成一粒一粒的布满全身难受得紧。翔阳索性跳入水中,轻柔的水抚摩过皮肤,带走一身粘意。


向日葵虽是耐旱性十分强的植物,但从现蕾到花开需水量极大。翔阳的本体也正属于花开时期,微小的毛孔张开如饥似渴的饮着水。


啊!从来没试过可以一下子喝这么多水!


翔阳愉悦的眯着眼,全身放松的倚靠在岸边美滋滋的想着。做兄长也是极为不容易的,四周一片都是自家的弟弟妹妹。为以防和他们抢水喝,他只好拼命努力扎根,扎得越深越好,在他们够不着的深度吸收深层土壤的水分;为预防干旱期还需往茎秆内的髓储藏更多的水。


一人独占这么多水真是太幸福了!


按耐不住满心欢喜的翔阳开始在水里嬉耍起来。拍打水面掀起一朵朵水花,拿手指去逗弄吸附在石头上的石爬子,紧盯着岸边爬行的蜗牛,硬生生的逼迫小蜗牛爬得快了不少,更是吓得水边的泥鳅钻回土里,田螺也匆匆缩回外壳里。


老泥鳅扭着身子急切的往岸边的灌丛里钻,他一把年纪了可陪不了小孩子这般玩闹,哀嚎着谁来管管这株调皮捣蛋的小向日葵。


03

天色渐次的暗沉下来,没一会儿便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草木的清香混杂着潮湿的泥土气息,萤就是浸泡在这股气味中缓缓醒来。


从蛹化成虫的过程,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起初在胸腹部涨裂开一口子,蜕变成型的萤火虫先是头部从口子中钻出,然后胸、腹、尾依次钻出。在钻出的最初,身体较虚弱,翅膀也折叠着,片刻后翅膀伸展张开,尾巴末端发着荧光。


展翅飞离灌丛停在平地化作高瘦秀气的少年,萤。


夜色浓郁,是萤一类夜行性萤火虫所喜爱的。摸过扁平的肚子,是时候要去觅食了。他正要提步走时瞥见灌丛的另一边有一株高大的植物。萤有些好奇,从卵孵化成蛹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幼虫时期的他经过千挑万选才选择这个荫凉湿润又安静无人打扰的地方。可他从来没察觉这边会有一株如此高大的植物。是他蛹历期太久了,环境变化大如斯?


凭借优秀的夜视能力,他上前仰头观察,感叹着这株植物的高大时也疑惑着。怎么越看越像向日葵呢?这周围草木浓密,难见阳光,哪家的向日葵这么蠢笨?


忽地脑海里响起沉睡时听闻的嘈杂的笑声,萤轻皱眉头,寻思着是否需要找另一处安静的角落供白天沉睡。肚中的饥饿感渐渐刺激着神经,萤叹声气,先抛开一切思绪,展开透明的翅膀快速飞去记忆里幼虫期最爱去的花田。


他喜甜,所以即使已是成虫,完全可以靠喝水饱足,他也总要飞来百花田向花姐姐们讨点花蜜花粉解馋。


枣花花蜜浓稠而甜腻,甘甜如醴的花蜜滋润着味蕾,萤惬意的半躺在花田边,觉得空气里都甜得滴蜜,连耳边石榴花和栀子花的聊天谈话声也不那么吵杂。


过了一把馋瘾后,萤抿着嘴仰头抬看夜幕中的星河。偶然间听到花姐姐们提起「向日葵」便莫名的留个心眼竖起耳朵倾听。


「那个孩子呀,刚化形,估计乐疯了吧!夜晚了也没回自家花田里,他弟弟妹妹们都担心坏了!」


「大白天还听见他笑声来着,不知道跑哪去了?」


「在我那边,就在小溪边。」萤忽然启声道。


姐姐们呆楞一瞬,许是根本没想到一向喜欢孤身一人的萤会关心别人的事情。枣花最先反应过来,笑着说「那萤能帮忙照顾一下那孩子吗?他刚化形,什么都不懂。」


萤开口条件反射想要拒绝,又想起刚吃的花蜜,无奈的点头答应。


花姐姐们一高兴又送了萤许多花蜜,萤不动声色的接过,身后的薄翅轻轻摇动着,无声的暴露了内心的喜悦。


04

萤带着一身甜腻的气息回到小溪边,踌躇一翻还是停在向日葵面前。从根部起细心的检查是否有来偷吃花瓣叶子的虫子,张开翅膀飞到高处察看花序。


稍离得近些,萤隐约感觉到一阵暖烘烘的。恍惚间想到,这就是太阳的气息。翅膀自发的煽动靠近花序,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萤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的迅速远离。眉眼间浮现些许后悔和烦躁,就不应该答应她们,可是想想自己的嘴馋,暗叹着吃人嘴短,默默又开始除起虫来。


除虫时,趁着夜色萤在打量着这株向日葵。他并非未曾见过向日葵,幼虫时期还遇到过好几回。可这株向日葵格外的漂亮,根系少见的发达,茎秆直立且粗壮,圆形多棱角,头状花序极大,色泽橙黄,萤可以想象他在阳光底下炫丽的金色。他还发现,这株笨笨的向日葵即使在黑夜,茎秆也未曾休息,直立着,花冠也朝向东方,像是等候东升的旭日。


......果然很蠢。


检查结束后,萤遥望一眼天色,舒展开略疲惫的身躯,运转妖力梳理手臂的酸痛感,恼怒的瞪两眼正安眠浑然不知的向日葵,又理所当然的想着这株花应该白天就会离开,对未来恢复安静的生活升起几分期待。


隐藏回灌丛中的萤收拢翅膀,伴着溪水潺潺入眠,陷入一片黑暗之前倏地闪过一个念头。


不知道向日葵花蜜甜不甜?


05

翔阳从睡梦中醒来,全身一阵舒爽,捧了一把溪水洗脸,嘀咕着果然在小溪边睡觉比较舒服,花田那边白天过去看望弟弟妹妹,晚上还是继续回来睡吧!


他脚步轻快,得意着自己好运气找到一个好住处。


森林占地广阔,不识路的翔阳迷迷糊糊的闻着香气恰巧寻到了百花田。


翔阳身上的气息一向是喜光喜阳的生物所喜爱的,而且全森林刚化形就喜欢跑来跑去玩闹以至于晚上忘记回家的向日葵也仅此翔阳一株。花姐姐们一眼便认出翔阳来。


「翔阳昨晚没回家睡在了小溪边?」化作人形的栀子花摸着翔阳的头发问道。


翔阳害羞的红着脸,忙说道「嗯嗯!就在小溪边。我发现那边的环境超好!一觉醒来很精神,也没有小虫子半夜来烦我咬我花茎。」又苦恼的低头,思考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姐姐们要不要也来试试,真的很舒服!」语气稍有不舍。当然,每个生物对自己的住所都有强烈的占有欲。


枣花轻揉捏着翔阳的脸,温柔的笑着说「姐姐们才不和你争那片小地方。翔阳睡得好就好,既然要睡那里就要和邻居好好相处噢!」


翔阳惊讶道「还有邻居?也是化了形的妖精吗?」


枣花神色莫测的点头。


一身玛瑙红色裙子的石榴花从花田中心跳舞完走来,娇笑着说「翔阳和萤好好相处吧!」


「萤?」翔阳不解的歪过头。


06

新邻居吗?萤?


翔阳跟着花姐姐们的指路回到向日葵族,搬离家当然少不了和弟弟妹妹们抱成一团,腻歪玩闹好一会儿才离去。


在回小溪的路上,翔阳一直在思考着,萤,到底是谁?


如果没错的话,夜晚照顾他的应该就是新邻居——萤。真是个很好的人呢!翔阳嘴角上扬,听闻萤喜甜便兴致勃勃的踏着片片阳光四处找寻花姐姐讨要花蜜。


翔阳乖巧的笑靥和讨喜的话语哄得各位花姐姐心花怒放,掏出自己新鲜的花蜜,量多到甚至翔阳需借自己的子叶来盛着。


告别花姐姐后,翔阳想到自己最喜欢的应属槐花蜜,浓稠度适中,入口有淡淡的槐香,对自身修炼也颇有好处,是森林里的花蜜上品。然槐花蜜属春季蜜种,现已是盛夏,槐树大概已枝繁叶茂,花期已过。


去找蜜蜂吧!蜂巢里肯定有储粮。


左找右寻终于被翔阳瞧见隐匿在大树树枝上的蜂巢。翔阳一瞥眼前一亮,今天运气绝佳!蜂巢很大,几乎占据了整根树枝,粗略计算少则数百个蜂房,像个倒悬的莲蓬。


「请问有人在家吗?」翔阳踮起脚尖大喊。


「没有。」小蜜蜂从蜂房悄悄的探出脑袋。


「我发现啦!捉住!」翔阳猛然一跃而起,轻柔的捏住小蜜蜂,「我叫翔阳,你们可以给我一些槐花蜜吗?我可以帮你们干活。」


小蜜蜂恼于被翔阳轻易抓住,扑哧着翅膀抵抗住亲近翔阳的本能,「才、不、要!」身上气息再好闻也不给你。


「唔......族里小孩需要在蜂巢里孵化对吗?现在夏天雷雨多,树叶总会挡不住雨水的。我帮你们建房子吧!」翔阳稍作思考,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小蜜蜂,「我只需要一点点,一点点槐花蜜就好。」


小蜜蜂想起族里的幼虫,只好点头答应。


翔阳向银杏树讨来掉落于蓬草下的枯老树枝。幻化出自己的子叶,稍运妖力将叶子变得锋利硬朗,「唰唰唰」便将树枝整齐的切成木条,沾上银桦树带有粘性的树汁砌成木板。紧接着化作原形,好一阵忙活给蜂巢搭建了个木屋。


「再大的雨也不怕啦!」翔阳叉着腰,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小蜜蜂高兴得给翔阳好一大瓢槐花蜜作为报酬,赶紧穿梭蜂房间告知大家这个好消息。


翔阳捧着一叶子的花蜜回到小溪边,来回找寻未曾见面的新邻居。


察觉灌丛里微弱的精神力,翔阳坐在灌丛前,皱着可爱的眉,惋惜的叹口气,决定还是不要打扰萤睡觉,将花蜜用自己的子叶包裹着,搁在灌丛前,想萤一醒来便可以看到他送的礼物。走远两步正准备迎着涌上的乏意化作原形扎根睡觉时,脑海冒出一个念头,万一萤不知道是谁送的怎么办?


高大的向日葵烦恼的摇晃着花冠,又似想到什么,子叶牵动,花冠处一片金黄的花瓣悄然褪去,自高空坠落抛向灌丛边,落在子叶包裹边上。


07

他怎么还没走?


萤按耐下心里的不耐烦走出灌丛。点点荧光浮动,蜜的沁香勾起他的食欲,他经不住嘴馋解开包裹,细细舔舐着花蜜,晶莹的槐花蜜沁染清甜。萤并不急着咽下,而是在唇齿舌尖细细品味,槐花香充盈整个口腔,散去心尖的烦躁。


萤微抬眼睑,高抬下巴,刚睡醒的眸子漫不经心的瞥向沉睡的向日葵,捻起依旧澄金的花瓣轻笑。估计是小笨蛋向日葵被告知他的存在吧!一叶子花蜜就当作房租好了。


满足的饱腹感溢满体内每一处细胞,甚至妖力都比往常要充盈许多,尾部的萤光愈发透亮。萤半倚靠着向日葵的茎秆,月光穿过枝条,透过叶缝,时而听见夜行的鸟儿展翅离枝。


萤总是孤独的。并非没有生物与其交往,在同族中也有三两个挚友。只是他生来喜静,不喜麻烦,而要交往关系某种意义上便意味着麻烦。


他突然觉得,有个向日葵邻居也十分不错。


向日葵和他的作息时间完全相反。日出是翔阳的活动时间,日落是萤的,交叉作息,互不干扰。最重要的是还有花蜜做房租。身后温暖近似阳光的气息萤格外喜欢,身上的光亮愈发翠绿而朦胧。


睡梦中的翔阳眉间微蹙,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可困意浪潮般涌来,没来得及看多两眼便又陷入沉睡。


「きれい!」


08

日暮日升,山林逐渐染尽金红,树木的细长枝干交织,构成金黄的穹顶。秋风萧瑟,摩挲着枝叶,奏鸣隆冬的前兆。凛凛白雪映着如雾般苍茫茫的天色,森林穿上一层积雪棉袄。融融春意如期赴约,树木抖落雪衣,披上新绿,沐浴暖阳变作葱茏。


翔阳和萤相识,一起跨过四季。从起初的默认彼此存在,至熟稔相处。白天翔阳在林间吧嗒吧嗒的奔跑,活泼开朗的他凭借怪物级别的社交能力,整座森林几乎无人不识。夜里萤品着子叶包裹的花蜜,倚着翔阳的花茎,吹起翔阳留下的花叶,叶笛声悠扬,在树间萦绕,与夜风相和。头顶的花冠随着韵律无意识的摇曳,每一次附和似乎都有风细心注入一股温柔的气流,流淌在他们之间。


翔阳和萤认识近一周年了。认识当天也恰巧是萤的生日,翔阳想送萤一份特殊的礼物。林间的大多妖精衣着都是由妖力幻化,可翔阳见过最美丽的牡丹花身着的手工彩衣长裙,让他萌生一个突发的念想。


他想为萤编织一件外衣。


他未曾与萤见面,但伴他沉眠的笛声深入灵魂的让他安心和愉悦。在他心里萤是全森林最美最好的妖。


翔阳最近很忙。


他替飞蛾妈妈养了一群蚕宝宝。蚕宝宝们食量极大,翔阳只能遍山跑只为捡更多的桑叶。惊人的食量自然粪便量也非常大。翔阳只好强忍奇怪的臭味每天按时清理粪便,日落前疲惫的回到小溪旁都要仔仔细细的洗去一身味道,不然依萤的洁癖肯定嫌弃得用除味草捆住他。


所幸蚕宝宝已长得粗长肥大,许多熟蚕开始结茧。别以为翔阳就这样闲下来,他依旧日出而醒日落才归,学习请教蜘蛛奶奶织丝技术。待飞蛾破茧而出后回收蚕茧,按照每日温习的知识控制妖力进行抽丝。


编织丝绸外衣的同时,翔阳还要准备染色。颜色翔阳一早就决定好了。绿,记忆里他深夜朦胧间看到的绿。


翔阳翻山越林找遍所有的树叶花草,无数次对比,一向宽容随和的他此刻却无比挑剔。不是嫌虎尾兰过绿,就是嫌米兰太青,怎么也无法比拟萤的荧光。最后在精挑细选下还是选择拿出自己的子叶和真叶,将其研磨调制比例混合,再加水稀释制成染料。


丝绸浸泡染料,再经由太阳和妖力晾晒烘烤,成衣在一周年的那一天日落前制作完毕。


萤会喜欢的吧?欣喜过后的翔阳有些忐忑不安。


09

天边最后一点橙光消失殆尽,翔阳化作本体扎根。萤准时醒来,意外发现除日常的花蜜之外,还有一件衣服。旁边歪歪扭扭的写着「蛍、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稚嫩的字体一看就是临时抱佛脚学的。真是笨蛋!萤抑住上扬的嘴角,除去妖力所幻的衣物,三两下便穿上翔阳送的外衣。


一旁的翔阳拼命运转妖力,只想亲眼目睹萤的容貌,萤穿上外衣的神情,和再一次看到萤发出的光亮。可折损叶片的他此般做法同样意味着消耗自身修为,每再清醒一息,便有一片花瓣耗尽妖力而枯萎。他睁大着眼,在困乏的漩涡里挣扎着。


再晚睡一点,只需要再晚睡一点点......


暮色渐浓,萤的体内如约透出荧光。


着实过于惊艳,甚至让翔阳忘记运转妖力抵抗困乏而沉入黑暗。


混沌中,翔阳想着,虽然依旧没看见萤的容貌,可一身背影足以让他哑然。该怎么形容萤的美呢?那是很奇妙的绿,不太亮眼,模糊而氤氲。是饱吮整座森林的绿意,混合天际圆月的莹光,是宁谧温和的薄绿,掺着夜里星星的一点金,透过丝绸质地的外衣,多几分华贵的绸缎感。


他完全想不到任何词语来赞美,焦急得头疼,早知道就应该多上几节榕树哥哥的语言课。


萤敏锐的察觉有人在看他,可精神力扫过也没发现其他人的踪影后,目光最后落在翔阳身上。


他抚摸着光滑的外衣,丝线丝丝缕缕的交织着,像是如水的风游离着皮肤,格外舒服。衣物沁出的清气,是独属于翔阳的气息。草本植物青绿的味道,透着足以能将雪花消融的盎然生机。


萤欣喜又生气,生气这株笨蛋向日葵不爱惜自己身体,动用到自身的叶片伤及修为。他凑上前,察觉地上枯落的葵花瓣,差点气得想虐花。可现下的情景,分明打不得也骂不得,萤只有咽下这口气,向花茎缓缓输送妖力。暖流舒缓着花茎,翔阳原本蜷缩的叶片也慢慢舒展开来。


日出前,萤还把周围的树冠都修整一遍,只为让阳光更无遮挡的洒落供翔阳修炼。


10

初升的阳光均匀喷洒在正睡得酣甜的向日葵上,无偏无私,照顾到每一片子叶。花冠沐浴着阳光,欣喜的摇曳着。翔阳一觉醒来满足的感受体内充沛流动的妖力,化作人形,「咻」的落到地上。


隐匿在灌丛阴影处的萤,藏于浓密的叶片下。生物闹钟不断的响起,提醒着他活动时间已然截止。可萤不愿去听脑内的警钟,他想看一眼笨蛋向日葵的模样,一眼就好。


证实大脑内几近整整一年的猜想,是否恰如心中所想象的有些笨拙但时刻温暖如小太阳的少年模样。


一瞬间,他目睹了那株熟悉的向日葵一息间化作人形。微卷的橙发柔软有些蓬松,凌乱的置于脑后,看得萤手痒痒的,有股想要替他梳发的冲动。翔阳的眼睛澄澈而灵动,萤足以想象出他的小向日葵如枣花说的那般调皮捣蛋的模样。


翔阳似察觉到体内带着萤气息的妖力,顿时欢喜的笑着,雀跃的跳上溪边的大树,坐在枝干上摇晃着脚丫,阳光似乎在趾间欢跃。


他真小。


与向日葵的高大不同,翔阳的人形格外的娇小。抱着大概会刚刚好的样子,站在一起也恰好下巴可以搁到头顶,萤如是想着。


恍惚间坠入深眠。


睡梦里是化作人形的他坐在翔阳身后,手拿木梳轻柔的梳着橙色的长发,头发划过指尖似有若无的触感勾得他一阵心悸。额前的碎发挽到脑后,卷成一个发髻,还恶趣味的配上用两片叶子编成的蝴蝶结。翔阳恼羞得欲挥手拆掉,只见他笑着按着翔阳的手,将他拥入怀中,亲吻他玫瑰红似的脸颊。


—END—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