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lovely

◇克里泽

◇两人职棒设定(并没卵用)

◇1号背番号的荣纯!我兴奋得打滚

 @小天使的夏季盛典 投喂www



申请婚假的过程异常顺利,经纪人和教练都帮了大忙,假期结束回来定要好好感谢一翻才行。克里斯乘坐地铁回到公寓楼下时绯红的天已然转黑,走出地铁站凉风蜂拥钻入衣衫缝隙,冷热温差过快让他打了个哆嗦。他收紧围巾,慢慢的在一片夜色里踱步,下班的路人几乎都恰与他相反,行色匆匆,显得他另类突兀。


转过街角仰头望去,果不其然看见某一处小窗口亮着橘色的光,他的爱人托着腮趴在窗台,脸颊紧贴在玻璃上挤压着,可爱又好笑,视线与他对上后还兴奋的朝他招手。克里斯微微勾起嘴角,脚步不由得加快。


踏出电梯还未摁下密码,门就先于他“咔嚓”的开启。


又是这样。

克里斯拧起眉,又想唠叨某人“不要随意开门,万一进屋的不是他该怎么办”,融融暖意便骤然撞入怀里,冲散他一身冷意。他自然的搂过荣纯的腰,感受到荣纯眨巴眨巴的眼神后,心下一软,止住接下来的好一长段絮叨。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回来了。”


荣纯这下满足的蹭蹭克里斯的脖颈,熟悉的洗发水香气充斥鼻腔,蓬松柔软的发丝撩得克里斯皮肤发痒。


“欢迎回家!”

一霎间,轻易的揉碎他心底最后一丝寂寞。


伸手摸摸发根,毫无意外的摸到几分湿濡。克里斯轻轻把门带上,换上玄关摆放得整齐得拖鞋,“头发有好好吹干吗?”


荣纯心虚的笑笑,“想着时间差不多就赶紧洗完澡到房间等优回来嘛!”


克里斯似惩罚性的揉揉他的头发,转过身去拿吹风机。插好电源,荣纯已乖巧的坐在跟前。此时,克里斯才发现荣纯穿着一身熟悉的上衣。


“今天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的。青道的队服,好怀念!”荣纯注意到克里斯的视线,得瑟的故意挺起胸膛,还扭过半边身,扯着后背的背番号往前,“优,你看你看,青道的ace!现在还是觉得很帅气!”


时间老人似待他格外宽厚仁慈,乍一看,说是高中生都有不少人信。换上白色队服的荣纯,眉眼雀跃得扬起,自然流露的蓬勃朝气,一如记忆里的少年模样,只是收敛了些许莽撞的张扬,经过打磨后的他依然干净而温暖。


记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不去想时便沉睡在脑海深处,不消失不溜走,就静静的呆着,等一年又一年新的记忆缓缓沉淀,就好似荣纯曾经嚷嚷着要排队去买的德式年轮蛋糕的轮心,被一圈圈蛋糕层包裹,剥开口感厚重却细腻绵软,糖味浓郁。


遇见荣纯后的记忆每分每秒都仿佛泌着甜味,更别提那个夏天初次获得1号背番号的他。虽说那时他已毕业在离东京一个太平洋距离的美国,且御幸第一时间就告知他此消息,可不出所料的在翌日凌晨接到来自日本时间晚饭过后荣纯的电话。自家小徒弟哭泣着说没有辜负他的教导,很高兴实现了来青道的初心目标之类的话语,一面语无伦次的说着,一面还打着嚎哭过后的嗝。可不嘛,脑袋里估计激动得一团浆糊忘记他们之间有时差这件事。


睡眼惺忪的他当时怎么哄他的来着,记得是没有哄,只是打着哈欠静静的倾听。那时已有许久未曾听见荣纯的声音,毕竟两人相隔十多个小时的时差,这家伙生怕会打搅他,硬是憋得一个电话都不打,只是每天发来一条长长的邮件。电话和邮件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文字很难单靠标点符号惟妙惟肖的表达当事人的语气和心情,但是克里斯看着这占据了至少一半篇幅的感叹号和颜文字,如此也并不难想象出荣纯特有的语气,或眉目飞扬,或气急败坏。


话筒传来久违的嗓音,就连哭腔都异常可爱,颤颤的尾音透出“我是不是很棒!快来表扬我!”的意味,还带着一版荡漾的波浪线。这是最棒的起床铃了吧,克里斯如是想,“恭喜你,荣纯。”


荣纯有时候的反射弧比一般人长了不止一星半点,他激动到顶点又稍微冷却一点后对打电话的时间和克里斯刚睡醒没开嗓的声音终于有了反应。刹那间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他的第一反应是把脸埋进枕头趴在床上装死。明知道克里斯看不见还是脸烧得厉害,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匆匆再强调一遍克里斯耳朵快听出茧子的话就挂掉电话。


“绝对要再和克里斯前辈组成投捕!!”


之后收到洋洋洒洒的一大段道歉邮件,敬语规范,语句行云流水,片冈监督看了大概也要惊诧一番。据说荣纯还惩罚自己第二天早饭吃下整碗纳豆,克里斯想想就好笑。


发明可爱这个词语的人一定是个天才,理应囊获各类文学大奖,仅凭三个简单的读音便凝聚对他的千万喜爱。克里斯收拢回忆,终是按捺不住念想,迫不及待的吻住眼前人,像是在青道毕业颁奖台后的偷偷亲吻,带着少年人的急切,爱恋与热烈,寸寸燎原。


他怎可叫人不心动呢?


荣纯被吻得昏天暗地后,头脑发胀,“优是不是更喜欢高中时候的我?”


“……为什么这么问?”克里斯顺着指尖的发丝,思维稍稍跟不上跳脱的爱人,反问道。


“穿回高中的队服,优就特别热情。”荣纯舔舔发麻的嘴唇,约莫是红肿了,还苦恼着明天怎么见人,“肯定不是我的错觉。”


克里斯呆愣一秒后,赶紧制止荣纯向后看的脑袋,“……别动,吹头发。”指尖有一瞬被电到似的抽搐,紧接着开始发烫,延绵到耳根。他默默调大吹风机的风速,发动机的嘈杂声盖下语气下的窘迫。杂乱无章的蹂躏过发丝后,小小的沉声道一句“全部。”


全部都喜欢。


在克里斯瞧不见的角落,荣纯傻呵呵的盯着地上的木板纹理,小眼神先动,面部表情跟着动,接着内心欢喜得蹦跳打滚,整个反应跟动画片里一帧一帧跳动的小纸片人似的,每个神情都透着蠢萌的可爱,“我也是!”嗓音大得仿佛生怕被吹风机的声音掩盖。


我也是!

优的全部我都喜欢!


……


◇以下内容至少R15的拖拉机,慎


lovely后半段



—END—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