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钻A/光舟泽】六一发糖

又名——每天看这对投捕情侣)斗智斗勇(乱发狗粮)

#奥村光舟x泽村荣纯

#六一给宝们吃糖

#感觉明天会有很多就提前一天发啦w(身在极圈是我想多了233

#上一篇的光舟泽是刀,这次是糖!是糖!是糖!


泽村前辈是个笨蛋!
要露出点小马脚来 
好让他看出来我有多喜欢他!

——确定恋爱关系的第一天,奥村在日记本里写道。


虽然已经成为恋人,
但表白被小狼崽抢先了!!
下次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他的。

——确定恋爱关系的第一天,泽村在心里呐喊。



晚饭时间

奥村细嚼慢咽的吃着碗里的白米饭,眼光总是不经意间被对桌的泽村吸引,伸手夹菜的时候瞄两眼,拿水杯喝水也扫两眼。

到后来干脆就不掩饰,直接抬头看向泽村,心里默数着那个笨蛋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察觉。就当奥村再次把目光投向泽村时,恰好被泽村撞上了。泽村眼神一亮,也紧紧的盯着奥村。

——反正不知道为什么,但总感觉先移开视线就会输。

两人就这么隔桌对望着。

隔桌对视的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呢!隔着队友,偷偷的对视,周围的人都在低头狼吞虎咽,满足高训练量后强烈的饥饿感,谁也没有留意他们。别样的刺激,像瞒着家长谈恋爱的地下小情侣。

奥村不禁看得入神。泽村前辈的眼睛真好看!明澈的瞳眸璀璨的闪着澄金的光,如同注视着初升的太阳,当中大胆直率的专注让奥村双颊发烫得厉害。奥村略显狼狈的移开视线,默默低头看着碗中的白米饭。

此时,他无比痛恨自己的耳朵可以敏锐的听见泽村得意的笑声。

——糟糕!失策了,脸要烧起来了。

坐在泽村隔壁的春市忽然听到泽村的笑声,疑惑的问,「荣纯君,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没什么!吃饭吃饭!今天也要吃三大碗!」

——嚯呀!光舟输啦!不过话说回来,光舟还真的很喜欢本大爷啊!哼哼!吃饭也要看过来。

奥村头低得更低了,几乎快要贴近饭碗。泽村那个笨蛋!笨蛋!笨蛋!

嗯、当晚,奥村吃饭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不少,留下独自默默流泪的浅田。

首战,奥村惨败。



翌日上午

由于第二节是户外体育课,奥村和濑户早早换好运动服下楼。奥村思考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带上了运动外套。

濑户奇怪的问,「冷吗?」

奥村不动声色,「还好。」

走到操场,迎面碰见刚上完体育课的泽村。一大群人围着泽村说说笑笑,拍肩摸头这类亲密的动作更是不少。啊、一如既往的人缘max。

奥村垂下眼,散发的气场让濑户打了个冷颤。

「泽村前辈!」奥村叫住聊得正起劲的泽村。

「嗯?光舟——!」泽村听罢,从人群的缝隙里发现了奥村,笑得更为灿烂,立刻窜出人群,跑到奥村跟前。

奥村脱下了外套,递给泽村,「帮我拿回教室可以吗?」

泽村爽快的点头,「完全没问题。这点事情就安心交给本大爷吧!」

「嗯嗯。多谢!」奥村接着拿出手帕,轻柔的帮泽村擦拭额间的汗,冰蓝的眼柔和的看着他,余光却微冷的扫过不远处的人群,像是在示威的狼王,「手帕也给你,记得洗干净。」

「嗯嗯。」泽村乖巧的点点头,浑然不觉他俩之间的气氛有什么不对。

「嗯、快回去上课吧!」奥村满意的舒展开眉眼。

泽村接过外套和手帕,走回人群中,粗神经的他根本没有留意到身边的同学已随时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濑户诡异的看了一眼友人,光舟,好可怕……

这局,奥村完胜!



晚上,奥村和泽村在泡澡。由于时间已经很晚了,池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反正我就是要只剩下他们啦)

泽村看着奥村白皙的脖项,被泡得泛着粉色,露出锻炼得很好的上部斜方肌,漂亮又不夸张的线条让泽村莫名感觉有点口渴,突然很想亲他一下。

泽村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慌张得连和奥村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悄咪咪用余光感受奥村的举动。

察觉到奥村的目光扫过来,泽村吓得肌肉紧绷,身体下沉,只露出半颗小脑袋在水面。

奥村问,「泽村前辈,怎么了?」

泽村低头,不说话,嘴巴吐着泡泡,「咕噜咕噜」的。

「嗯?」奥村耐心的等着,歪了歪头,白嫩的脖项显得更加可口。

泽村鼓起勇气,探出头,「我、泽村大人想亲你。」

奥村呆愣了几秒,嘴角悄悄的上扬,「嗯。允许了。」身体微侧,正面对着泽村,「请用。」

泽村顿时又紧张起来,慢吞吞的挪到奥村面前,深呼吸,「让我、泽村大人准备一下。」

奥村幽蓝色的眼瞳安静的看着他。

泽村继续深呼吸。

奥村还是看着他。

泽村继续深呼吸……

奥村还是看着他。

泽村继续深呼吸……

继续深呼吸……

深呼吸……

呼吸……

吸……

忽然,泽村感觉嘴唇一凉,一惊,不知觉松开了牙关,奥村趁势吻得愈发深入。泽村回过神,红着脸开始青涩的回应奥村。

——啊啊啊啊!明明是我泽村大人提出要亲吻的。被你这个小狼崽抢先了!唔、算了,原谅你了。

奥村完胜。



晚上睡觉前泽村都会跑到御幸的寝室,研究记分表,顺便多和恋人呆在一起。

泽村弓着背坐着,下巴抵着手背低头看着桌面上平放着的记分册子。

奥村走过泽村身边,手指点了点桌子,「泽村前辈,这样对眼睛不好,头抬起来看。」

泽村可爱的像小孩子似的鼓起腮帮子,但还是听话的把头抬高,坐直了身体。

奥村不知从哪拿出一个布丁,放在桌上,「喏。」

泽村欣喜的眨着猫瞳,故意装作前辈,沉着语气,「光舟真的个好孩子啊!」

「那你喜欢吗……」奥村的语气停顿了一下,在泽村旁边坐下,从抽屉里拿出护甲油,准备帮某位并不会照顾自己的笨蛋投手护理手指。

泽村毫无犹豫的回答,「喜欢!」

「布丁……拜托请听我说完好吗?」奥村眼里分明带着笑意,嘴上却依旧死鸭子嘴硬。

「都超喜欢!」泽村吞下最后一口布丁,绽放出大大的笑容,「今晚的布丁超甜的。」

奥村有点抵挡不住泽村的直球,连忙低头托起泽村的手,开始涂护甲油,「唔、很甜。」

唔,奥村惜败。



奥村在轻柔的给泽村的左手上护甲油。泽村看着记分册,右手调皮的玩着笔。

笔「哐啷」一声,掉落到桌子底下。

奥村适时放开泽村的手。泽村哀嚎一声,弯腰钻进桌子下面捡笔。

奥村自然的伸手护住泽村在桌子边的头,当泽村捡到笔再钻出来时,奥村不动声色的默默收回手,「玩笔都能掉到地上,前辈你是小学生吗?」

泽村眼尖的发现奥村细心的举动,红着脸,「哼!光舟好吵!护甲油还涂不涂了?!」

「前辈的手还是别乱动比较好。」

奥村再次完胜。



旧的记录本用完了,奥村只好向经理要了一本全新的本子。

接过新本子后,奥村翻开洁白的扉页,过了一会又合上收到包里。

又到夜晚泽村来御幸的寝室研究记分册的时间。

奥村坐在床上,看着泽村的侧颜,起身从包里拿出新本子,递给泽村,「前辈,拜托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泽村一听自家小狼崽后辈找他帮忙,眼神一亮,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当然可以!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泽村大人的!」

「那、帮我在新本子上写个名字,我的名字。」奥村轻声道。

「欸?就这个?」泽村问号脸,拿过本子,格外认真的、一笔一画的在扉页写上「奥村光舟」,嘴里嘟哝着,「为什么不自己写?」

「懒得拿笔写。」奥村看着泽村一笔一划,异常可爱的笔迹,忽然觉得自己的名字也变得可爱起来。

过两天奥村翻看本子时发现,本子的最后一页写着大大的「泽村荣纯」。奥村想起泽村「自己的东西都要写上名字」的奇怪癖好,低头捂脸。

——可爱到犯规啊这人!

奥村惨败。



「光舟,光舟,来玩pocky game吧!」泽村笑嘻嘻的举起一盒pocky。

「才不要!因为刚吃了饭肚子很饱啊!」奥村皱眉,想起刚刚勉强吃下的三碗饭。

——这人又看了什么少女漫画?

泽村金色的猫眼顿时泪汪汪,吧嗒吧嗒的,一脸委屈。

「不要哭啊…」

「话说前辈想要接吻的话,就别拐弯抹角。」奥村靠近泽村,捏着他的脸颊说。

!!

泽村瞬间脸红得冒烟。

「不...不是那样的…」

「…那是什么?」

「因为看着吃着pocky的光舟会很可爱啊!嘴巴嘟起来的,很想亲啊!你懂吗?!你懂吗?!」泽村别过脸。

「抱歉…完全不懂。」奥村从pocky盒子里抽出一根放在泽村嘴边。

泽村条件反射张嘴叼住,一节一节的吃下。

「唔、确实很可爱,前辈。」

奥村靠近泽村耳边,嗓音低沉诱人,勾得小耳朵发烫。

…奥村再次完胜。

泽村吃下最后一节pocky,迅速对着奥村的唇亲过去,还调皮的在奥村的下唇轻咬了一口。

奥村呆愣了一秒,慌忙的看了一眼一旁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濑户,「前辈多看看场合好不好?」说完,无意识的舔了舔下唇,唔,牛奶味的。

泽村偷笑,小春说的果然没错。

「奥村啊、
主动出击是总是游刃有余,
却不擅长应付突然袭击。」

泽村反败为胜。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