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HQ/及日】你是我的、天生注定④

#及川彻x日向翔阳

#时间线大学时期

#内含OOC,私设巨多 


全文目录


正文前的小甜饼

前文 01 02 03 


04(以及川视角为主)

「果然——!逃不掉!」


及川在心底呻吟,翔酱和飞雄组队,果然逃不掉啊!看过那种可怕的超级速攻后,恐怕齐藤教练让翔酱转学的念头会更深吧!呜哇——!大危机啊!及川越往深处想越头疼,抬头正想寻找恋人求抱抱求安慰,就看见自家的排球笨蛋早已兴致盎然的抱着排球往赛场内跑,一如以往清亮的嗓音大老远都听得见,「练习——!练习!」


及川露出微笑,忽视心中的不适,目光转向岩泉,开口找他搭话好转移注意力,余光却不断扫过不远处被影山和黑尾围着的日向,「翔酱真的是体力怪物啊!明明刚打满六轮,还这么精神。」语气宠溺又自豪。


岩泉别有深意的看了及川一眼,一拳打在他肩上,「啪——!」


「好痛?!干什么?!」


「好好给牛岛托球哦。」岩泉饶有趣味的提醒身旁某炫妻狂魔。


「啊啊啊!别提醒我!岩酱,救救我!我绝对不会给牛若托球的,死也不会!」及川撅起嘴,不爽的别过头道。


「翔阳!过来一下。」岩泉深知及川的软肋,朝日向挥挥手,「翔阳想看及川和牛若的搭档吗?」


日向擦着汗跑来,听闻后立刻情绪高涨,「呜噢噢噢噢噢!『大王者』和『绝对王者』!想看想看!及川前辈给牛岛前辈托球,绝对很帅!」


一发直戳心窝的直球!岩泉心里暗叹:翔阳做得好!


及川捂住脸,明知是岩泉的设计的坑,还是心甘情愿的一脚踩下去,轻声问「翔酱哇、觉得给牛若托球的及川前辈很帅气?」


「当然啦!」日向不假思索的秒回答。


「好!我给牛若托球,翔酱一定要看清楚哦!超帅气的及川前辈!」及川毫不犹豫的打脸。


「日向真的是天然的捧场王。」赤苇提着木兔走来,朝及川点了点头,「这位笨蛋,也拜托你了。」


看着迅速和日向抱在一起打闹的木兔,及川露出温柔的笑容,「当然没问题。」


赤苇不语,心里默默为木兔默哀一秒钟。


又是三轮三对三后,中场休息。经理小姐姐们买来了西瓜,切分给大家吃。扎着马尾的经理姐姐高冈拿起一片西瓜,走到及川跟前,「及川前辈,辛苦了,请用。」


黑尾瞧见,坏心眼的弯下腰,对日向说,「日向,你家及川也太受欢迎了吧,人气都传到世田谷区了!」


日向埋头吃着西瓜,小脸上沾上水红色的西瓜汁,语气不甚在意甚至颇有兴致的和黑尾讨论起来,「黑尾前辈,你怕是没看过我们大学里及川前辈的粉丝,还有外校的,市里还有粉丝团呢!超羡慕的,池面真好啊!好多的漂亮的学姐巴拉巴拉......」


黑尾看着一脸坦然的,对及川满心信任的日向,心里不禁嘀咕, 及川真的是捡到宝了啊!


及川瞄了一眼恋人,礼貌疏离的道谢后接过西瓜。日向和黑尾的谈论的声音其实并不小,一旁的人自然都听见了,眼神嫉妒的向及川扫射过去。岩泉抬脚踢过去,「真的是垃圾川啊!」周围人附和的点着头。


及川满怀的欣喜,一副「洋洋自得,要向全世界宣告」的表情,「哼哼,你们这是嫉妒。」特意望向他可爱的后辈,满心期待得想看他黯然神伤的模样,却看见影山一心一意的注视着日向,眼里仿佛没有旁人,心情顿时像无意间咽下了西瓜籽般难受。一气之下,屁颠屁颠小步跑向日向,不动声色的挤开黑尾,下巴轻轻搭在日向的头上,身子无尾熊似的贴紧日向,心机的挡住了影山的视线。


——翔酱吃西瓜的样子真是可爱啊!哼~不给看!


日向可爱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太紧了,松开,好热!」


及川没脸皮的用下巴蹭蹭日向头顶的发旋,「才不要~~~」尔后又弯腰,没骨头似的搭在日向的肩上,伸前去偷抢了一口日向手中的西瓜。清爽的甘甜在舌尖游荡,太甜了~


日向顿时炸毛,像只护食的小动物,「你手上不是也有西瓜吗?」


「翔酱的西瓜甜一点嘛!」及川冲着小恋人撒娇。


「真是的!那、我也要吃你的。」日向鼓着小腮帮子,狠狠的在及川的西瓜上咬了一大口。


「请用~」及川笑得极为宠溺。


众人:喂!体育馆里禁止谈恋爱,现充去死啊喂——!


黑尾同情的望向岩泉,有点心疼你了,兄弟,天天都要面对这么辣眼睛的画面。岩泉似回应的挑起眉,转头对日向招了招手,「翔阳,过来一下,我跟你说一下你今天的失误。」


日向眼神一亮,赶紧乖巧的跑去。岩泉无视了及川的不爽,拉过日向正经的讨论起今天的练习赛。一边的黑尾,还有赤苇研磨一行人一副「果然还是那个排球笨蛋呢,学到了」的表情。



是夜。


白天打满了12轮三对三,高训练量让大家都疲惫不已,很快便沉沉入睡。寝室内只剩下黑夜与寂静蔓延,窗外月亮的光芒落在被铺上。这时窸窣的声音在静谧之中就显得格外突兀。


沉重的疲惫感席卷全身和感官,日向吃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隔壁被子掀开,空无一人的床铺。


——唔?及川、去哪了?


日向躺平身子,微闭上眼。这段时间,恋人表面似乎像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可直觉告诉他,恋人心里藏着心事,而且是不愿告诉他的心事。


他深知恋人的强大,无论是能力,还是内心,并且也为之倾倒。可相恋后,及川面对他,时不时会展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意外的脆弱敏感。每每发觉恋人不经意间流露的小情绪,不由得心生欢喜,与在球场上成功扣球所带来的喜悦不同,这份心情里藏着泌人的甘甜与身为及川恋人的一点点小自得。虽说这份心情,一次也没有和及川说过,但是聪慧过头的恋人总能察觉出来。


而被日向挂念着的及川正走在楼道里,心生烦闷睡不着,去洗手间洗把脸。湿润的毛巾摩擦着皮肤,冰凉的温度让头脑稍微冷静。


——太逊了,完全一点都不帅气。


回亿起今天和日向、岩泉三人超热血的比赛,明明在赢过牛岛和影山他们后,已经不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念想。可当那曾经看过无数次依旧十分惊叹的超级速攻再一次猝不及防的攻击而来时,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念想又悄然浮现。


——漂亮得过分啊!那个回合,那个速攻。


和日向三对三的练习赛,隔网站在日向的对面。


比分7:5,日向暂时落后。


及川漂亮的发球,比以往更强势,球威更可怕的发球,直袭黑尾。黑尾顺利接起球,气势和旋转力被卸去大半,但球依然飞得有些远。


离网太近了!


影山迅速蹿到网前,将球重新传到后排。后排的黑尾配合,准确的传到二传的位置,日向也开始助跑。是第一节奏的快攻。


牛岛及川及时起跳拦网,日向面对着死死封住球路的双人拦网,眼珠转动,朝斜线方向扣去。可熟知日向的及川早已察觉,手臂一摆,成功触球。球眼看就要落到界外时,木兔已赶到位掩护,球接起传向及川。


Chance ball!及川迅速而精确的迈出一步,这一步——给调整托球的姿势以及掌握队友的位置争取了充分的时间。


从开场以来,状态都被及川调动得不错的木兔兴奋的高喊,「Heyheyhey——,球给我!」


及川蹬地抬臂,高精准度的传给木兔,离网稍近,是木兔想要的托球。木兔扣出一记干脆的斜线球,而另一边的黑尾早已恭候多时,「我就知道你要扣斜线!」黑尾并没有采取一贯的拦网,而是特意瞄准了斜线的位置,左脚跨出一步,右脚屈膝,两臂伸直,手腕下压,正面接起球。可木兔扣的球的球威依旧不容小觑,球并没有很好传到二传。


可影山还是接到了。


作为对手的及川也不得不承认这球接的非常好。这么难接的球,还能快速的赶到位,那种反应和速度,那种低重心的姿势却还能稳定身体的肌力,若是前面的条件,及川自认不差于影山,甚至更甚于他,但之后影山给出的那疾驰的球速和精准托球的技术,是及川所不及的。


这时,在后排的日向经过充分的助跑过后,快速的来到网前,脚步一顿,清脆响亮的蹬地声,双臂挥起,如同乌鸦展翅般,倏然腾空而起。小小的身影,却散发着可怕的压迫感。


而与此同时,影山接起球后,快速托球传给早已跃起的日向手里,日向挥臂而下。那迅如闪电,带有狂猛之风一般球威的一球,擦过及川的身边,传来球砸向地板响亮的声响,一如初见时的练习赛那般。


比分7:6


仅仅是15分中的一分,仅仅是三对三的练习赛。这一球是影山和日向进入大学以来,怪人组合的首次合体,亦是超级速攻的首次亮相。只在瞬息间,一连串流畅自然的连接和动作,一切都好似理所当然的,让及川多少有些气闷。当然,四周的惊叹声让他更加气闷得难受。


「……刚刚那是什么?」


「好快!完全没反应过来!」


「球简直就像是被吸到那个小不点手上,好厉害了!」


「Heyheyhey——!日向,这速攻还是这么厉害!」


「这组合好厉害!」


「欸?他们不是一个学校的?!」


「啊、好可惜!」


那股球威,那股风,宛如利刃般切割着神经,刺激得隐隐作痛。


敷在脸上的毛巾带着体温,变得温热。重新洗过毛巾后,推开洗手间的门。八月的东京都世田谷区,即使是夜晚,盛夏的闷热也未减少几分。


趴在楼道的栏杆上,冰凉的触感透过肌肤,传入神经末梢,再到大脑中枢,舒服得让及川眯起了眼。天边夜色浓稠,星辰点点闪烁,月光隔了树照过来,透过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斑驳的黑影。


微风穿过楼道,吹过及川额前的碎发,手机上挂着日向送的小乌鸦链子与栏杆碰撞,零零碎碎的清脆声响在静谧的夜里意外的平静了他的心。及川轻按下解锁键,漆黑的屏幕瞬间光亮起来,屏保是和日向的自拍。两人互搂着腰,头部亲密的挨在一起,日向还幼稚的竖起两根手指,比了个「耶」,眼瞳里是足以照亮一方空间的亮晶晶的笑意。身后是四月筑波大的校道,仲春温柔的阳光,满树烂漫、似云似霞的樱花,几片黛粉的花瓣轻落在他们的发间,甜得满心冒着粉红泡泡,美好得不像话。


喜欢上日向,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虽说自己也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池面,但无论是乌野学校内部,还是与乌野打过比赛的队伍里,到现在大学内,都不乏许多喜欢日向的人。


高三的一次练习赛上,第一眼的怦然心动,到看着自己天才后辈和他的关系逐渐亲密,他只能痛苦又克制的接近,却又甘之如饴。升上大学后,本以为是一次不了了之的暗恋,本已黯淡无望的心在瞥见大学排球部门口奔跑进来的橙色身影时,再一次死灰复燃。


上天垂怜,无论如何,这一次,都一定会抱紧他,不让他离开。


之后,越走近日向,越能触摸到这个男孩最鲜活、最真实的一面,并不总是笑着,也会自己默默哭泣:并不总是一往无前的前进,偶尔也会小小的迷茫:并不总是单细胞小动物,只是全部的思考大概都给了排球。


及川每每这时总感觉很幸运,在那颗盛满排球的小脑袋里,空出了小小的一方空间来装下他及川的身影。那双橙色的眼睛向来藏不住情绪,只需要对视一秒,心思便无处藏匿。大胆的、毫无遮掩的喜欢,那样纯粹美好的感情,像融冰的日光一样,直白又明亮,自己下意识的也想去回应,也想被融化。


——啊!是这样的啊!翔阳是那样的喜欢我啊!我到底在庸人自扰些什么啊!翔阳啊、是那样的相信着我,我也要回应他的信任呢!明明已经猜到翔阳离开飞雄下定的决心,为什么一看见飞雄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呢?哼哼,明明就是个飞雄而已。


心境忽然豁然开朗,困意也潮水般猛然袭来。


——哼!反正日向最喜欢的就是我(是排球),合宿也就一周,让飞雄多给翔酱托几球,尝点甜头也未尝不可。至于那位有点麻烦的教练……只要翔酱不想去,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啦!唔、要赶紧回去睡觉。这么晚还没睡,被岩酱发现了怕是又要被排球砸了。


寝室的房门打开又被关上。扑面而来的冷气,缓解了体内的闷热。还是空调房舒服,在外面站那么久大概是脑子抽了吧。蹑手蹑脚的跨过一个个奇葩的睡姿,走回自己的床铺,小心翼翼的躺下盖好被子,侧身面向日向。


日向迷迷糊糊中似乎有所察觉,安心的勾起嘴角,小手伸出,向及川的方向摸索着。


及川心底颤了颤,挪了挪身子,也不嫌热,搂住日向的腰,感受着怀里小孩子似的偏高体温,温暖得发烫,凝视着日向的睡颜,朦胧中睡去。


——真是没办法!没有我在,翔酱就睡得不安稳呐!唔、还是一点甜头都不让飞雄尝比较好哼哼~明早醒来,小恋人或许会很害羞呢!啊~,翔酱害羞的样子可爱到犯规啊!


TBC.

后文 05


—————————————————

  • 大纲已经被我写歪到不知道哪去了233篇幅不长,解决完最后一个节点也就会完结了(不是这章

  • 重新想过后发现根本虐不了大王啊!想看虐大王的宝只好抱歉了。在我心里大王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双商我觉得都挺高的,很清楚想要什么,感情需要怎么维持,虐不来虐不来233

  • 也刚好凑上六一发糖啦w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