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HQ/及日】心意03(及川视角)

#及川彻x日向翔阳

#时间线大学时期,双向暗恋!!

#内含OOC,私设巨多 


全文目录


此篇前文: 

重遇 

心意01(日向视角) 

心意02(日向视角)

恋爱篇_心意03(及川视角)4k5预警


及川发现生病的日向特别黏他。


沉浸在一片昏沉的黑暗里,全身似乎被牢牢锁住动弹不得,胸口沉重压抑得难以呼吸。及川猛然睁开双眼,眼前是灰蒙蒙的天花板,四周静谧得能听见窗外细微的虫鸣声。他深呼一口气,胸膛上枕着一颗橙色的脑袋,他的四肢像无尾熊一样紧紧的缠着自己。


及川大脑清醒了不少,忆起临睡前,是日向低垂着头,湿漉漉的眼神可怜巴巴的盯着他,「我想和及川前辈一起睡。」


他明知日向并没有别的意思,但思想早已成年,难免心头一热。经过前两天的经验,他们都知道日向的睡姿极其的差。明明前一晚手臂的绷带包扎得极为坚实,第二日早上起来总能发现摊在床铺上或者散落在床边某个角落的绷带。为了防止日向因睡姿问题扯到伤痕导致伤口再度恶化,就必须要有一个人睡觉时看住他的手臂,不能让他乱动。


及川喉咙上下滚动,抑制住脑海里的一堆黄色废料,沉声道「可以。不要乱动吵醒我,我明早有答辩噢~」


得逞的小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抿着嘴偷笑。

——黑尾前辈作战攻略第一步,适度依赖对方,完美成功。

 

但是,不出所料,及川还是被弄醒了。他轻轻翻身侧卧,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日向的五官其实说不上有多英俊,但永不褪去的少年气和出乎意料的可爱总让人着迷。沉睡的容颜,遮盖了平日炯炯发亮的瞳眸,少了几分锐气,多出些许稚气和柔和。


孤寂的黑夜里,繁杂的心绪总会涌现上心头,特别是某些见不得光的心思。


及川喜欢日向,很喜欢。这是早八百年前深埋在心底的一次不了了之的暗恋。


练习赛的初见,惊讶于那可爱的天才学弟身边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存在。个子矮小,却很能跳,基本功夫完全不到家,防守也错漏百出,但斗志满满,嗓门还很大,满脑子只知道前进的排球笨蛋。就是这样的小屁孩,及川莫名其妙很想逗他,想看他跳起抓狂的可爱模样。就像小学生懵懵懂懂的喜欢却不懂得表达,只想着欺负对方吸引他的注意一样,幼稚得可笑。


及川自己也说不上究竟是兴致还是心动使然,高三的一年里,自己仿佛是一个旁观者,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观察日向和影山,准确的说、只有日向。从IH到春高预赛,再到全国大赛,几乎一场不落。


IH预赛过后,乌野输给了青叶城西,而他们又败给了白鸟泽。正巧是被女朋友甩的那段时间,陪外甥去体育馆的时候恰好碰上影山,他可丝毫都不想遇见他,直接转身就走。可影山在他面前弯下腰鞠躬请求赐教时,他想到应该是和日向闹矛盾了,便留了心思听。*注1


「所以就要『完全按照你的指示行动』吗?就像一个独裁者呢?你有考虑过吗?你有为了能百分之百传出小不点想要的球,而努力过吗?」


「你可别会错意了,掌握进攻主导权的人并不是你,而是小不点。」


依稀记得他是这么回答影山的,而欲脱口而出的后半句话已被他悄然无声的咽回喉间。

——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就请让我来。


及川深觉荒唐又可笑,自己竟然会想出这样的空头大话。


说起来,当时为什么会被女朋友甩了?对方说了什么来着?


——我总觉得彻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吧!

唔、好像是这句。


是了,他表面看似轻浮不恭,总是温柔的笑着,可眼底却冰凉而疏离,看不出半分笑意,似乎永远都走不进他的内心。大概许多人都是这么觉得的吧!那、翔阳呢?


之后的春高预赛,新的超级速攻似王者归来一般,那对「怪人组合」旁人插不进的默契和配合似剑,割裂着他的神经。他早就知道的,这两人似乎天生绝配。进化后的乌野,比以往都要更强烈的勾起他的求胜欲。之后,意料之外又似乎情理之中的结果,而心底悲伤和不甘更多的在于未能带领队友打进全国。


「这样下来,我们就一胜一败,别太得意了。」


比赛结束后,他好像是这样跟影山说的,只有他内心知道,看着打打闹闹的日向和影山,在另一方面,他已然输得一塌糊涂,只能把心思埋藏得愈发深入。


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他便狠心斩断对日向的念想。但也只有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每每IH、春高都禁不住心底得欲望,准时打开电脑收看直播。他还是想看着那个「小巨人」逐渐成长蜕变。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总是有些神经衰弱,甚至练习时都曾模拟过攻手是日向的托球,就连梦镜里也大都寻寻觅觅,好似穷尽最大努力,最后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现在,算什么?重新遇见日向,并作为他的二传手给他托球。带着几分小心机和日向交好,甚至怂恿他搬来和自己同居。如今,还同睡在一张床上。他忽然想起偶然瞥见的一句话语,「我与太多人的缘分朝生暮死犹如露水,唯独与你像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我是不是可以开始奢望,奢望和你的未来?是不是可以再贪心一点,贪婪的妄想占据你的心?重遇时的眼泪,我可否能理解为是为我而流?既然你来到这里,让我放走你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只有笨蛋,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及川小心翼翼地护好日向受伤的手臂,让其搭在自己的腰间,嗯、绷带还很紧实的、没有散开。他搂紧怀里的人,感受着小孩子般偏高的温度,沉沉的睡去。


再次睁开眼时已然天亮,整个人精神气爽,后半段的睡眠质量异常的好。


「早安,前辈~」


日向清亮透彻的嗓音元气满满,小脸上一如既往扬起大大的笑容,大概是清晨跑步回来,身上带着沐浴过后氤氲的水汽和沐浴液的香气。嗯、和自己身上的香气如出一辙。赞美同居,同居最棒!


及川起身下床,挑了挑眉,笑着说「不是说了手受伤了不用去晨跑了吗?洗澡的时候有记得用保鲜膜包住隔开水吗?」语气仿佛是足以腻死人的温柔。


日向小动物直觉警醒,快速后退两步,「我、我只是去快步走,快步走!洗澡的时候有注意的。」然后又机智的转移开话题,「那个、已经八点了,答辩、答辩不是九点吗?我帮前辈买了牛奶面包。」


「乖~,转移话题是没有用的。但是,谢谢你的牛奶面包。」及川心情颇好的抬手把日向刚吹干的头发揉成一团糟。嗯,手感很好。


日向眉眼弯弯,笑得像只偷腥的小猫咪。等及川走进洗漱间后,忙掏出手机,「哒哒哒」的敲字发line,尔后心满意足的藏起手机。

——黑尾前辈作战攻略第二步,要想抓住对方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黑尾前辈果然经验丰富,及川前辈的心情变好了呢!嗯!我要把及川前辈爱吃的都记下来。

 

由于日向手伤,及川和岩泉禁止他在这期间参加部活。可日向一天不碰排球就浑身难受,一下课就坐上循环巴士去往排球馆。


「翔阳,我看到你咯!你不可以打球噢!」正在给队友托球的及川一眼便捕捉到在排球馆门口鬼鬼祟祟地想趁人不注意偷溜进来的日向。


被发现的日向惊得头发炸起,小碎步走到及川跟前,眼神飘忽有些心虚,突然灵机一动,「我、我来帮及川前辈捡球!」


及川总是拿他没办法的,心一软,只好摸摸他的头,「捡球就算了,会打到你的,帮你及川前辈递球吧!」


日向一听可以碰到球,立马眼神亮晶晶的,开心的扑到及川的怀里,「及川前辈最好了!」


及川轻笑,顺势搂紧日向,「翔阳好可爱~」


埋在及川胸膛的日向闻着心上人的气息,狡黠的舔舔嘴唇。

——黑尾前辈作战攻略第三步,适度的小亲密,成功!


岩泉趁捡球的空闲瞥了一眼,暗自诧异,翔阳意外的能干啊!


接下来的这些天,及川和日向愈发亲密,甜腻得比热恋中的情侣还过分,粉红泡泡都要溢出来了。部里的队员纷纷表示强烈谴责队长在训练时间秀恩爱的行为。


「他们可没有在谈恋爱。」岩泉忽然插话道。


围成一圈窃窃私语的队员瞪大眼睛,吓得手里的排球都掉落在地上。


众人内心极其一致:所以,是队长无耻的在泡翔阳吗?


早已和队员打成一片晋升为排球部团宠的日向在他们心里就是一只纯洁无辜的小幼兽。现在,竟然落到了队长那头大尾巴狼手里,眼见几乎快要吃进嘴里了。保护日向的责任感顿时油然而生。


岩泉默默走开,赞叹一句「自家队友戏好多」,坏心眼的期待着及川吃瘪。嗯,好恶劣,都是跟垃圾川学的。


因此,及川发觉最近队里气氛有点不对劲,时不时会被队员面无表情的盯着,还不动神色的隔开他和日向,也就只有单细胞日向会这么轻易就被哄走。


聪慧如及川多多少少猜到了原因,万般哀怨的望着日向,求解心上人太受喜欢了怎么办?


心头大雾的日向内心顿时升起一点小慌张。

——欸?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及川前辈发现了我的作战计划了?还是作战计划哪里错了?亲密度不够吗?

 

大概小半月后,日向的疫苗接种完毕,伤痕也已经基本痊愈。 


然后,及川就发现病好的日向不再黏他了。

 

比如,晚上不再和他一起睡觉了。习惯了抱着日向入眠的及川躺在床上,缺失怀里的温度,总觉得空落落的。

——啊~,好寂寞好空虚!


早晨睁眼醒来也没看见日向来叫醒他。桌上的牛奶面包吃完了,及川神情渴望的望着正认真观看排球比赛录像的日向,对方全神贯注盯着屏幕,根本没有搭理他,更没有要去买的意思。


更别说排球馆里,手臂伤口愈合的日向一进排球馆就缠着岩泉,说在递球的那段时间发现岩泉前辈的接球非常的稳,很想学。岩泉自然十分乐意,手把手教起了日向。

——啊啊~~,好寂寞好空虚!!!


部活结束后,及川打算主动约日向去超市买食材,家里的冰箱准备要空了。


刚想张口,就看见日向笑着转过头,扬着手机屏幕line的聊天界面,对他说「及川前辈,不用准备我的晚饭了,谢谢!我跟隔壁学校排球部约好了!」


「……噢、噢,走好。」及川有些语塞,眼睁睁的目送日向一蹦一跳雀跃的背影。


「哈——?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竟然还加了line?我一个队长都没有加对方的line!」被冷落的及川气急了日向可怕的社交能力,撒气似的舀着锅里的汤,手重的放了一大勺盐。


咸得岩泉当晚就赏及川一个爆栗。


「痛!痛!」


旁观者清的岩泉心中暗爽,让及川在情感上尝苦头的大概就只有翔阳了吧!说起来,翔阳这撩汉技能是跟谁学的?


另一边,沉迷游戏的研磨忍不住抬起头,看着一旁笑声格外荡漾的黑尾,无奈的说「小黑,你又教了翔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嘿嘿,黑尾家传攻略,第四步——若即若离吊着对方。」


「…….这又是什么?」


「研磨,男人的劣根性懂吗?前段时间小不点一直黏着及川,现在转变策略,回到当初,保持适当距离,我就不相信及川还能把持得住。」黑尾笑得一脸得瑟。


「……难道小黑的第一步不是直接攻肾吗?」研磨无情的吐槽。


「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小不点太害羞了。」黑尾耸肩摊手,有点惋惜的说。


「所以,小黑绕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那一步?」虽是疑问句,但了解黑尾的研磨语气无比肯定。


「当然!」


研磨别过头,他现在只想抢过黑尾的手机,把日向从他的line好友列表里删掉,最好能拉黑。

 

到这个地步及川还不明白过来的话就枉为日向赐予的「大王殿下」这个称号了。他倚在床头,琢磨着。


虽然很不想这样说,可他就是觉得日向就像是个渣男,撩完就跑,不负责任的那种。这勾得人心痒痒的撩人技能到底跟谁学的?可恶!!


不过,及川可以万分确定,日向喜欢他。


翔阳是喜欢他的。


这一认知直接戳进他的心肝脾胃肾,及川的学霸脑在此时此刻也不知怎么形容他内心的情绪,就如同在排球赛上完成一记漂亮的突破对方局点的扣杀,那种感觉超越了人类所有语言的界限,纵有一切语言的精妙、典雅、生动、乐感、严谨、力量……也难以囊括其内涵。他深深的觉得,心脏快要盛不下这接踵涌来的喜悦感。


可内心狂喜平息后,还浮现些许复杂。自己千方百计的盘算着如何才能把日向圈到自己的身边,却从未想过日向也费尽心思的主动走近。喜欢的人同时也喜欢着你,这种感觉过于玄妙。嘛!被日向攻略的感觉还不错!


思至此,及川默默下决定,明天一定要把某只狡猾的小猫咪逮回来。

 

注1:来自原著漫画第83话

TBC.


后文 终章


碎碎念:这剧情写着写着,想起张爱玲的一首诗「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笔下的及川亦是,对心爱之人的向往和爱恋,那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的感觉。暗恋里一直视自己为旁观者,自以为一切都已看清,回头发现,自己仍是剧中人。突然心疼大王。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写到大王,文风都变得有些沙雕wwww

评论你们懂的(眼神疯狂暗示

评论(2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