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HQ/京日】狂犬和幼兽02

#友情向还是爱情向还需斟酌233

#京谷贤太郎x日向翔阳

#时间线:春高预选赛结束后,也就是10月27日乌野与白鸟泽比赛结束后

#内含OOC

(我已经做好没人看的准备了 明明直觉系这么萌(放声大哭


前文 (1)相遇

(2)把狂犬带回家


翌日


清晨凉飕飕的秋风让人不禁打着寒颤。但运动笨蛋日向依旧短袖短裤跑在路上,远远看到山脚下的高大的身影和极为显眼的金色寸头。


日向挥挥手问声早安,「早上好!唔、狂犬。」


「……京谷贤太郎。」京谷盯着日向头顶翘起的呆毛,少有的早安问好让孤僻的他感觉有些新奇。


「欸?明明狂犬超帅气的,那、贤太郎!嘻嘻!早上好,贤太郎!」


贤太郎……几乎从未被人称呼过的名字,京谷感觉很奇怪也很不习惯,但无可否认心底冒出的点点窃喜。金色的阳光洒落在日向稚嫩得像国中生的小脸上,圆圆大大的眼瞳里倒映着小小的京谷,如同一只软绵软绵的小动物没有丝毫戒心的踏入凶兽的领域。


——有点、可爱。


京谷手痒痒的,很想摸摸日向的小脑袋,又想起自己一直以来凶狠的外表和形象迟疑片刻,收回了念头,心里突然有些发堵。


京谷并不擅长应对突如其来的情绪,干脆忽视它转身开始奔跑。日向一看,忙追上去大叫,「不要抢跑啊啊啊啊啊!贤太郎!」


几乎全力跑到山顶后,两人已经气喘吁吁,挨着粗壮的树干休息。


今天的枫叶似乎又红了些。深秋晨曦的白云,尽林尽染的红枫,美得像幅画一般。


日向脑海里词汇量贫瘠得不知如何形容这般景色,转头对京谷说「呐!贤太郎,你看!漂亮吧!」


京谷点点头,视线紧紧的盯着日向,心想枫叶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这只被旭日照耀的小动物更漂亮些吧!


「我跟你说噢,冬天也好看!下雪之后,全都是白色的,超厉害超壮观!!」日向兴致冲冲的给京谷比划着。


京谷心里嘀咕,下雪有什么好看的?但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开口说「冬天可以再上来。」


「好啊好啊!约定好咯!」日向高兴得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两人休息着,日向悄悄瞄了一眼京谷,敏锐的京谷早已察觉却没有说话。日向偷偷的笑着,趁京谷没留意,抢先开跑。跑来十几米后,又回过头调皮的吐舌头,大笑后又跑开了。


「嘁!幼稚!」他才不承认日向有点可爱。


大长腿加超强运动神经的京谷在半山腰处追上了日向,日向嫉妒的瞥一眼京谷,「啊啊啊啊啊啊!好羡慕!!!我要喝牛奶!我要长高!!」


跑在前面的京谷轻轻勾起了唇角。

 

京谷又一次获得胜利,比日向更快抵达山脚。日向气得嘟起嘴,嚷嚷道「嗷嗷!下周!周末!继续!」


京谷这一刻觉得气得跳脚的小不点真是可爱,不止一点点的可爱。他伸手把树上挂着的背包拿下来,掏出一盒牛奶递给日向。


日向惊愕,又生气又有点小开心,接过牛奶,瞪着京谷,「多、谢,贤、太、郎!!」撒气一般用力的插吸管,吸了好一大口,然后不小心被呛到。


「咳咳、咳、咳咳……」日向咳得厉害,眼泪都流出来了。


「真笨!」京谷一边嫌弃,一边又笨拙的拍着日向的背。


待日向不再咳嗽后,京谷才从包里拿出一个食物袋,里面是用纸袋装的炸鸡排。鸡排炸得金黄的色泽,外酥里嫩,诱人的香气弥漫着。许是饿极了,他凶狠的眼睛透着赤裸的饥饿,狠狠的一口咬下,肉汁四溢。肉制品的撕扯啃噬感看得一旁默默喝牛奶的日向直咽口水。


被强烈视线盯着的京谷抬起头,一瞬间的眼神杀气腾腾的,如同护食的野兽。日向眨着刚刚被呛得泛红的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嗷嗷待哺的幼兽。心底酥酥麻麻的感觉又来了,京谷的手微微松开,眼底有些迟疑和难为情,迟迟不肯主动伸到日向嘴边。


日向心知京谷其实已经同意,倾身张口咬了一口鸡排。京谷呆愣的看着被咬去一口、留着小小的整齐牙印的炸鸡排。从未有人可以从他口中夺食,或者说,从未有人可以被他允许与他共享食物。这种感觉很惊奇,但对方是日向的话,还不赖。他垂下头,沿着日向的牙印撕咬下去,嗯,好吃!


日向满足的眉眼弯弯,美滋滋的鼓着腮帮子咀嚼着。京谷顿时起了投喂的心思,「还要吗?」


日向连忙点头,眼神亮晶晶的。京谷拿着鸡排的手也不动,待日向咽下后主动倾身来咬。日向的主动接近让他心底略微窃喜。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解决完一大块炸鸡排。


不知不觉把炸鸡排吃了一半的日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贤太郎来我家吃早饭吧!炸鸡排怎么可能填得饱肚子!走吧走吧!」不由分说的抓起京谷的手。


突如其来的亲密让京谷眉间一紧,条件反射的甩开。日向以为京谷不愿意,神色黯淡的垂下头。


京谷甩开时就已经后悔了,以为自己伤害了小不点,道歉的话却说不出口,沉默一会后语气生硬而别扭的说「在哪?」


「嗯?」日向呆愣。


「你家在哪?」京谷语气凶凶的又重复一遍。


「很近的!嘻嘻!妈妈和妹妹应该在家,妈妈的料理超级好吃,贤太郎觉得会喜欢!」日向高兴得蹦起,脚底似乎长着弹簧一般。


听闻家中有长辈,京谷心底犹豫,可看着小动物这般喜悦,拒绝的话语在喉间徘徊,最终还是咽回去。

 

「抱歉打扰了!」


日向进屋的脚步愣生生的停顿了,惊讶的回头稀奇的看向京谷,「贤太郎竟然会说敬语?总感觉不可思议。」


——哈?你这样说才是最失礼的好吧!


京谷凶狠的瞪着日向,日向心里明晰他也只有外表凶暴,可并不会有什么实际行动,丝毫不畏惧的做了个鬼脸就撒腿跑进屋。


「我回来啦!妈妈,我带了个朋友回来,早饭可以做多些吗?」


「欢迎回来。翔阳的朋友?欢迎欢迎!」妈妈从厨房出来,看见外表极其不良的京谷,虽心里惊讶却面色不显,「早饭还需要等一会,先请坐吧!」


京谷鲜少遇见这么热情的长辈,乖巧坐下,有些手足无措,「抱歉打扰了阿姨,我叫京谷贤太郎。」


「没关系的,贤太郎。翔阳那孩子拜托你照顾,真是辛苦了!」妈妈温柔的看着局促的京谷,意外是个性子不错的好孩子呢!说完便走回厨房准备早饭。


去倒水回来的日向把水杯递到京谷跟前,京谷接过。杯子上印着一只Q版的大狗,模样凶凶的,却看上去格外滑稽。


「很像吧!我特意在小夏房间找的。小夏说要送给你。」日向眼角上翘,下巴微抬,有些得意。


京谷一眼就发现躲在门后悄悄探出比日向还小的橙色小脑袋,有点可爱的小女孩,没有日向可爱就是了。日向朝小夏招招手,「这是我妹妹,小夏。小夏,过来吧!虽然这个人长得很凶,但是个好人噢!嗯,就是我昨天说的那个。」


小夏轻哼一声,乖巧的跟京谷问好,抱住玩偶一小步一小步慢吞吞的走出来,向着哥哥轻声抱怨,「明明是哥哥想送给他的。」


京谷抬眼望向日向。日向红着脸辩解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嘛!反正贤太郎以后还会再来,这杯子就当作贤太郎的专属杯子好了!」


「还会再来?」京谷不解。


——我的、专属杯子吗?


「啊!不是约定好的吗?下周也要来跑步,冬天也要来看雪,肯定也要来吃早饭的啊!这么快就忘了?!」


「……记得。」


——可我没有答应你每次都要来吃早饭啊!


「前面不要停顿啊喂!」


等妈妈做好早饭的时间里,日向把京谷带到自己的房间。踏入日向的私人领域,或者说是日向主动敞开自己的领域迎他进入,感觉异常的微妙。京谷坐在日向的床上,毫无防备心的日向让他心生温暖之余,还莫名有几分气恼。


——蠢死了!


日向的房间不出意外的有着男孩子的凌乱,一眼望去像他本人一样好懂,墙上过着乌野背号为10的队服,地上的排球运动鞋和滚动着的排球,桌上摆放着排球月刊一类的杂志。到底是有多喜欢排球啊这家伙?


「呐!下次我们一起打排球吧!」日向突然靠近,小脸在京谷的视线里放大,瘦小的身子仿佛要扑到他怀里。


凶兽终于在这只他根本无可奈何的小幼兽面前收起了锋利的獠牙,凶狠的厉眸柔和下来。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洒落在京谷的后背,斜映在地上的影子似乎划出了独属于凶兽的领域,将日向笼罩其中。京谷抬手,笨拙的摸摸日向的脑袋,五指穿过蓬松的头发,「好。」


——手感比想象中的还要柔软。

 

事实证明日向家的料理确实很好吃,京谷觉得有点吃撑了。道谢告别后离开日向家已经是上午九点,深秋的太阳烤得地面暖烘烘的,他慢走消食,直接去往市区体育馆方向,一路步伐轻松。


TBC.

————————

怎么感觉我写的简直又傲娇又别扭大型萌物啊,在日向跟前根本写不出狂犬的感觉啊233下一节一定要露出獠牙www

评论你们懂的(眼神疯狂暗示




评论(4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