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论炮友的自我修养1

>>及川彻x日向翔阳 (预警:赤苇→日

>>大家族天然黑小公子——日向翔阳

>>知名骚气男公关——及川彻

>>这是大王小太阳互嫖的故事(?)

走肾不走心(不是 ଲଲଲ





慵懒的音乐在幽暗的暖色灯光下低低的回荡,缠绵又轻柔的拂过耳畔,壁灯静静的泛着影影绰绰的光亮,勾勒出浪漫、暧昧氛围,带着让人不自觉便放松下来的魔力。衣香鬓影来来往往,每当有女客走过便留下一阵幽幽香气,数分钟后才会散尽。

日向趴在黑曜石制的吧台上,手背贴着石壁平放,撑着橘色的小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清秀的bartender调弄着酒瓶。酒瓶在左手右手间变换,晶莹的液体乖顺的游动着,闪着萤光。一声声夸张的称赞让调酒小哥红了脸,不小心一手抖,whisky就加多了量。

「他怎么会在这里?」及川坐在靠窗的位置,微眯着眼看着吧台上与这氛围格格不入的小人儿。

「欸?你认识?未成年?我们这不是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的吗?」菅原孝支顺着及川的视线望去,惊讶的道。

「不是,成年了。」及川彻对日向翔阳了解的其实并不多,只停留于偶尔间参加京都大家族的聚会,对这位天然得不可思议的大家族宠儿印象颇深,甚至起了某些隐晦的心思。

确实,乖巧趴在吧台上的日向穿着纯色的短袖,橙色的领边和袖边,精致裁剪,显得格外小巧。下穿迷你牛仔裤,露出白嫩细条的腿,脚踩着运动鞋更显其年幼。

然而,这里是BLUE,一家高级俱乐部。

这里的公关有男也有女,当客人们有需要时也可以直接与BLUE联系,付了酬劳,再定下时间地点,便可与红颜蓝颜共度良宵。当然,其本身内部也是十分严格的,与不同等级的员工见面就要支付相应的价格,等级越高的员工价位就越高,每个季度BLUE都会以吸金能力重新对员工们进行排位。

及川彻就是位列上一季度成绩的NO.2,菅原孝支位列其后。

日向翔阳混在其中,就像是误入狼群的小绵羊。

——是你自己闯进来的,日向翔阳。

及川彻收回视线,垂下眼,掩盖住眸里的思绪,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喝了一口。

忽而听见菅原孝支说,「既然认识,那就这样不管吗?那个孩子现在被缠上了噢!」

及川彻心思一动,沉默片刻还是将视线投过去。映入眼前的是小孩身旁挨着一个西装青年,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虽并无肢体接触,可小孩一脸焦急摇晃着小脑袋,格外的无措。

心底莫名的怒气喷涌而出,及川彻重重的搁下杯子,快步走去。

「先生,不好意思,请不要打扰我的客人。」及川彻眉梢间流转着一股无来由的慵懒和傲慢,举止间却优雅的没有一丝差错。

「客人?他真的不是员工吗?那真是太可惜了,失礼了。」青年极为可惜的叹气,抱歉的微笑着离开。

「啊!得救了!多谢你!」日向翔阳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谢,小脸上扬起明亮的笑容。

「……没关系,保护客人也是BLUE的规矩。」

「欸?你真的是这里的员工?」日向翔阳瞪大眼睛惊诧道。

乍一看,及川彻确实不怎么像是一个男公关,并非指长相而是气质。当然及川彻的容貌无疑英俊得过分,特别琥珀色的瞳眸最是深邃迷人。

面前的人惬意的倚靠着吧台,身着雅致的深灰色衬衫,让他本就不俗的气质更加出挑。衬衫领口笔直而干净,解了两颗纽扣的领子因为他的动作而稍微絮乱了些,几分轻松与肆意被他驾驭地炉火纯青,脖颈上没有任何饰物,项链或者颈带都没有。磕在黑曜石桌面的左手五指修长,连指甲也修剪地干净圆润。在他身上看不到大多数人所以为的黑暗与肮脏,他就像是阳光柔软的午后,一阵轻轻拂过康河叹息桥的轻风,精致淡雅,却透着骨子里雍容华丽,相比起日向翔阳所见过的世家子弟更具气质。

日向翔阳毫不顾忌明晃晃的打量着及川彻,大眼睛是温暖的杏仁色,不带任何偏见,干净得像是雨洗后的晴空,并不会让人觉得很失礼。

——嗯,我喜欢这个人。嗯,叫什么名字呢?

日向翔阳伸出小舌猫儿似的舔舔上唇,「我叫日向翔阳。你呢?」

「我是及川彻。容我失陪,我要开始工作了。」及川彻礼貌疏离的朝面前人点点头。

「咦!那、我要你陪我好了!不是你说的吗?我就是你的客人啊!」日向翔阳一听刚确认有点喜欢的人就要离开,眼神有些黯淡,片刻后又忽然亮起,拔高的语调带着点小得意。

「……好,没问题。但是我很贵的哦,日向君~」及川彻整理了一下衣领,坐在日向翔阳旁边,咬字缠绵的撩拨着身旁人的心弦。

「没关系!多贵就无所谓,我就要你陪我!陪我吃饭好了!我饿了!」日向翔阳调皮的吐吐舌头,唤了侍应生就要点菜,理所当然的语气里带着被长期宠惯的娇纵,奶声奶气的,听着却也不会生气。

「那日向君喜欢吃什么?我可以为你参考一下。」及川彻温柔的为他铺好餐巾。

「生鸡蛋拌饭,这个有吗?还有,叫我日向就好了。」

「好的,日向是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陪朋友来的,可是他一进来就不见人了。」

用餐结束后,日向像餮足的猫儿一样满足的眯起了眼,可爱得及川彻想要探手摸摸他橙色松软的卷毛。

「翔阳!该走了!」赤苇京治从二楼走下阶梯,缓步而来,把日向翔阳笼在怀里,亲昵的揉揉日向翔阳的头,嗓音低沉而温柔,眼底的视线却泠冽的射向对面的及川彻。

及川彻的桃花眼闪烁着,似不经意的略过赤苇京治的手,懒洋洋又随意的勾唇微笑,似有挑衅的意味。

日向翔阳温顺的蹭蹭头顶的大手,显然并没有留意两人的暗流涌动,也或许根本不在意。

目送两人离去的背影,及川彻回味起临走前日向翔阳悄悄向他眨眼,轻轻挑起眼角,映着窗外火红的晚霞,格外风流和邪肆。

——抓到你了噢,小不点。


——————————————
>>下章走肾吼吼吼
>>评论你们懂的ฅ^ω^ฅ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