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特别的

向哨paro 不打棒球

哨兵、向导本身设定我就不再赘述,以下是私设。

 

向导攻x哨兵受(克里泽不可逆!!

泷川·克里斯·优:

S级向导guide,前首席向导。

服役期间受伤,如今成为媒介人matchmaker,负责评估哨兵与向导的能力,并结合各方信息选择出适合对方的搭档配对牵线搭桥。

 

泽村荣纯:

哨兵sentinel。

 

01

泽村荣纯,十九岁,S级哨兵。


暗沉漆黑的夜里闪烁着微弱的星光,四周横七竖八的铺着尸体,到底有多少具尸体模模糊糊的看不分明,抑或是数量甚多数不清楚,抑或是各身体部位零落分散已瞧不出完整的模样。


但这些,他都不甚在意。因为他的感官正在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起初是他的嗅觉,尸体散发出的腐臭味,血液流淌而出的咸腥味和铁锈味,泥土里细菌孢子的气息……蜂拥而至的气味彻底地侵犯着他的鼻腔,他妄想用衣衫的布料捂住鼻子奢望能阻挡住一些,可化纤面料粘胶纤维的奇怪气味再加之其良好的透气性,仿佛深陷嗅觉地狱。


继而是视觉,被血液晕染的制服碎片,甚至能看清布料的纹理,尸体的容貌也清晰得可怕,他们瞳孔涣散,张着嘴巴,各肌肉群松弛,甚至皮肤上暗紫红色的或云雾状或条块状的斑块也一清二楚。


随之外界精细到细微之处的庞大信息量不停歇的渗透进毛孔,一切所观、所闻、所听、所尝和所感如海浪般涌向他,朝他拍打而来,又如潮汐涨落般将他吞没。逐渐的,感官陷入混乱,全身神经疼得发颤,躯体变得焦灼不适。


感官开始不受控的延展开来,从小范围不断延伸。越过四周的尸身,穿过将死之人的呻吟, 络绎不绝的枪声,士兵的脚步,人的喊叫,杀戮的哭诉以及愤怒、绝望、憎恨、大笑、欢呼悉数传达至神经。他像是一个没有瓶塞的瓶子坠入大海,被迫灌满海水后下沉,直至最后一丝光亮消失被可怖的水压碾压到粉碎,迷失在一片白茫中。


“呲——”


白茫的空间被撕裂开一道缝隙,露出一抹暗色。微凉而柔软的神经穿过细缝编织成一道屏障紧紧地笼罩着他的大脑,安静而温柔,似乎一切感知被隔绝,一瞬间他近乎要落泪了。


“荣纯!荣纯!”


泽村荣纯骤然睁开眼睛从床上起来,眼眶里蓄着的泪水划过脸颊顺着下巴滴落在被褥上。


“看来你睡得很好呢!御幸前辈的疏导很有效呢!”小凑春市笑着记录下床边测试仪的数据。


“嗯,不愧是御幸一也。”泽村荣纯连忙胡乱的抹干眼泪,眼神瞄过报告纸又囔囔道“为什么要特别强调我哭了?”


“每一位哨兵疏导过后的反应都要好好记录清楚呀!”


“哇!这个腹黑的笑又出现了!”


小凑春市是东京塔后勤部的一员,泽村荣纯受训的三年里都由他负责监管。而他们所说的御幸一也则是一名S级向导,与泽村荣纯相融性契合度高达百分之八十,在塔里受训的这三年间定期为他提供精神疏导。


“荣纯决定要去军队服役了吗?真的不考虑和御幸前辈结成伴侣吗?”小凑春市对比过一组组疏导前后的数据认真的发问。


确实,百分之八十的匹配度,就算是放在众多哨向伴侣里也是处于上游的。许多哨兵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碰到与其超过百分之七十匹配度的向导存在,更何况是御幸一也是如此拔萃的向导。


“嗯!服役申请都已经通过了。我的目标是要成为首席哨兵!一个出色的哨兵,自控能力也是十分必要的,所以,我怎么可以时时刻刻依赖向导呢!”


御幸一也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每一次疏导结束,他的头脑、全身总是格外舒畅。但是,哨兵的一生,只会有一个向导伴侣。而他心中,早有人选。


“……那,加油!”小凑春市放下笔,别有深意的望着他轻声道。


“当然!”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上头很在意你们呢!下午你要去媒介人那里再做一次结合测试。如果你们的匹配度再高的话,很有可能需要强行配对。”


“为什么?他们不是应该很喜欢不需要向导的哨兵吗?”


“但是只有通过结合才能让哨兵和向导发挥最强大的力量,还能保持精神状态稳定。”小凑春市摊开手无奈的看着他。


这番话现实得残酷,泽村荣纯无法反驳。他紧握着双拳,灵敏的感官感受着掌心的刺痛,缓缓摊开手掌,果然已经印着隐隐透出血痕的月牙。


相融性测试,大概是他在塔里最排斥的项目,没有之一。他本能的讨厌匹配度高的哨向就需要结合的狗屁命运,最重要的是,旁观他与其他向导配对的,是那个人。


泷川·克里斯·优。


02

泷川·克里斯·优,二十八岁,S级向导,前首席向导,目前退役为媒介人。


他静坐在Matchmaker休息室,身体端直,怕压坏了早起烫好的西服。他比以往都要早到,端起桌上的瓷杯轻抿一口,香气浓郁,滋味醇厚,带有葡萄的芬芳,是他钟爱的大吉岭红茶。甜意滋润着味蕾,再过两个小时,就能见到那个孩子了。


因为封闭式受训,他已有三年未曾见过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有个特别的名字,泽村荣纯。有多特别,特别到默念着都能掀起内心深处的波澜。


初次遇见的场景,至今已时隔七年,却仍时常梦见。


在军队服役的第二年,他身为首席向导,前往长野执行任务。任务比往常都要艰难,双方都折损了大量兵力,乡间的长野顷刻间沦为乱葬岗。


而他亦在战斗过程中被击中精神体和身体要害而重伤。在胜利来临之际,他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气息,似太阳烤焦羽毛的滚烫,似懵懂无措婴孩的啜泣,又似痛苦不堪到窒息的哀鸣。其强烈的存在感印刻在脑海里,久久盘旋无法消散。


是一个哨兵,能力强大但面临崩溃的哨兵。


在不知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一向冷静严谨的克里斯鬼使神差的迈出脚步,一步一步走进气息漩涡的中心。


的的确确是一个哨兵,准确的说,是一个刚刚觉醒哨兵能力的小孩。跪坐在一片尸骸之中,棕发凌乱的耷拉着,前帘的碎发垂下遮住了瞳眸。


这个孩子很不对劲。


观身高容貌,绝对不超过十二岁。然而他的感官正尖叫着冲破瘦弱的躯体,他的感知力之强,足以令他游走在疯狂和自灭的边缘。


这孩子的能力等级绝对不低于A级。克里斯心底惊骇着,受创严重的神经令他头脑发胀得厉害。他欲想回头求救于队里的向导,可就在这一霎那间,小孩抬起了头,空洞的琥珀色眼瞳在暗夜里泛着光亮。


他几乎要被其迷倒。


克里斯跨过尸海,径直向小孩走去。强忍着割裂神经一般的痛意探出一缕精神力。精神图景是哨兵和向导最真实反应精神状态的体现。克里斯身为S级向导,曾为数十个乃至上百个哨兵做过精神疏导,也曾进入过他们的精神图景。可哪怕是能力初觉醒的哨兵,也未曾有一人的精神图景是单一的白,是明晃晃的光。


他为其编织了前所未有的柔软细腻的精神屏障,小心翼翼的仔细包裹着小孩脆弱的大脑。凝望着小孩合上眼安然睡去的模样,他从未觉得,为保护哨兵而建立起一层堡垒帮助其屏蔽外界侵袭是一件如此舒心的事,哪怕他已然痛到浑身冒着冷汗。


任务结束后,克里斯决定将这个孩子带回东京。


经过东京塔一系列审核后,小孩最终评定等级为C级哨兵,但由于觉醒反应过于强烈,审查团一时间也讨论不出关于小孩的去向。十二岁的C级哨兵,觉醒年龄过早,送入塔内受训也为时过早。送入哨向家庭寄养的话,不上不下的能力等级又处于尴尬地位。分配艰难的泽村荣纯只能暂住在塔里,受严格的监管。


当小孩在塔里度过第二天时,克里斯就提交了退役申请。由于此次任务身体和精神向导双双受重伤,再加之强行运用精神力,即使治愈好后也落下了病根,后遗症之一便是精神向导的虚弱。这样的他,无疑无法再继任首席向导这一职位。


紧接着,他又拿出另一份申请,关于担任东京塔的哨兵向导媒介人的申请。既然决定将小孩带回东京,就必须担负起责任。克里斯思来想去,也只有这种方法可以让他留在小孩身边照顾他。


又跑了一趟去帮小孩办理东京居民身份ID后,克里斯跟随审查员和看护人员来到静音室,透过窗口可以看见小孩绽开的笑容,充斥着白噪音的特殊房间让他不受外界信息的影响。他在开心的逗着一只雪白毛绒绒的小奶犬。


“那是他的精神向导吗?是只小狗?”审查员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被首席向导,不,是前首席向导看重的小孩。


尽管语气间并无恶意,但其中的调侃意味让克里斯不太舒服。


精神向导由精神力凝结而成,是哨兵向导精神的具体化。通常而言,越是天赋异禀能力强大的哨兵,精神向导就越是凶猛的掠夺动物。


克里斯没有理会审查员,只集中精神地把着门口的把手,缓慢地把把手扭到最低端,又再次缓慢地扭回原位,整个过程尽量做到安静无声,他不想因为他的原因而再次挑动小孩灵敏的感知和脆弱的神经。


待他抬起头时,倏然撞进一汪碎金浮动的琥珀中,那大概是他所见最漂亮的金珀。忽然感觉腿边一阵温软,低头一看,是小孩的精神向导,那颗可爱的小脑袋蹭着他的裤脚。


“我记得你!”小孩的嗓音软糯软糯的,“你是来接我的吗?”


克里斯听至此,突然有些难过,“抱歉,我不可以接你走。”


“是因为我是怪物吗?”小孩子敏锐的察觉到什么。


“不,你是特别的。”克里斯蹲下身,目光柔和的和泽村荣纯对视。


“我喜欢你,我可以去找你玩吗?”小孩的喜欢坦率又直白,叫克里斯有些招架不住。


“不可以,在没有架起屏障之前,都尽量不要离开这所房间。外面的声音对于哨兵,特别是像你一样初觉醒的哨兵,是很大的负担。”克里斯见小孩垂下头,有些沮丧,便话音一转,“但是,我会经常来看你。”


泽村荣纯瞬间恢复精神,雀跃的抱住克里斯的脖颈,小脸亲密的贴着克里斯的脸。


“我叫泽村荣纯,你呢?”


“克里斯。往后我会来教授你掌握哨兵的能力,你愿意吗?”


“好啊好啊!我愿意。那我应该怎么叫你?克里斯叔叔?克里斯老师?”


“……不用,叫前辈就好。”


“姆姆姆,不要,这样太普通了,我要想一个特别的......叫师傅!师傅师傅!”


在陪小孩逗他的精神向导玩时,克里斯触及小爪子的时候无意一瞥发现脚部的绒毛呈浅象牙色,定神再细看。这孩子的精神向导才不是小奶犬,虽都归属犬科,却又天壤之别。


被称为“梦幻之狼”的雪狼,当真是百无一见的精神向导啊!这下克里斯更是起了爱才的心思。


这四年间,他们亦师亦友。克里斯用尽四年时间为泽村荣纯打下坚实的基础,拓宽其精神领域,锻炼其自控能力,训练其精神向导。


正如克里斯所言,泽村荣纯是特别的。


他很快地适应下来,学会为自己建起屏障,加固自己的大脑世界,如同一位卓越的水利建筑设计师,建立起独特的堤坝和管道,疏通分流着脑内的信息洪流。


四年奠下基础,受训三年快速成长,从C级上升至S级,如同琢磨后的钻石,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再次端起瓷杯时,微凉的茶水比之前多了几分涩意,萦绕在舌尖。是的,再次见面的欣喜让他忘却今日的工作。他,作为媒介人,为泽村荣纯与其他向导做相融性测试。自家宝物要被夺走的感觉并不好受,心里发堵得厉害。


繁杂的情感流入脑海,克里斯似乎又觉得当年的伤口开始泛疼。他倚靠着椅背瘫坐着,被烫得平直的外套衣角压起细小的皱褶。


“克里斯前辈,泽村前辈已经在办公室里候着。”女助手手指关节叩门的响声惊动了克里斯的思绪,将他拉回现实。他连忙站起整理衣衫,盯着突兀的皱褶有些懊恼,索性脱下外套搁置在椅背上,大步走出休息室。路过助手时,轻声道“如果荣纯过来的话,就不需要让他等了,提早一些通知我。”


助手一面点头记下,一面心里奇怪却也不敢发问。 


03

克里斯迈着急促的脚步走向办公室。休息室离办公室并不远,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可他却觉得格外的心焦和难熬。骤然又停在门前,他看到泽村荣纯站在他的书桌边,背对着他,去拿后面柜子的书。身姿挺拔,宽肩窄腰翘臀长腿,肌肉匀称而结实。泽村荣纯转过身来走向他,皮靴踩踏在地板的声音像鼓点,一声一响的撞进他的心口。脚步停在他跟前,泽村荣纯调皮的拿手对比起两人的身高,得意的说:“师傅,你看,我快要比你高了!”


克里斯没有回答,怔怔地看着他。三年未见,他长高了,也瘦了。一身深色的制服,双排纽扣整齐的扣齐到领口,长开的五官帅气俊朗,看起来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塔内哨兵,除了性格,再也没有半点小时候的影子。


从克里斯的视点,可以看见他忽闪忽闪的迷人的瞳眸,挺翘的鼻梁,凑得近了,还可以看见被窗边的光线照映出来的脸上细细的绒毛,张扬到莽撞的少年感。


“师傅,我们也来测一下相融性吧!”


泽村荣纯的嗓音清澈透亮,声波穿过空气振动着克里斯耳中的神经末梢。


“不要拒绝可以吗?”


语调里暗藏的点点哀求。理论和规定上,克里斯不属于丧偶哨兵向导行列,是允许和他人配对的。可他们四年的师徒关系总让他有股别样的禁忌感。


“……好。”


“克里斯前辈,下午好。泽村,又见面啦!听说,我帮你疏导完之后,你还哭了?也不至于这么感动吧!”御幸一也迎着女助手激动得发亮的目光走进门。


“你个混蛋眼镜不要在师傅面前乱说啊!”泽村荣纯又羞又恼的冲着御幸一也喊叫着,暗想着下一次一定要叫小春不要再往报告书写这些奇怪又丢人的东西。


“没有哦,你的报告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的哦!”


眼看两人正要吵闹起来,克里斯赶紧断开话题,“下午好,御幸,去隔壁测控室准备吧!荣纯,我们也去吧!”


“是,师傅。”


御幸一也了然的瞄过一眼克里斯搭在泽村荣纯肩上的手。


测得的结果与三年前受训前的结果无异,依旧高达百分之八十。


结束后,克里斯并没有收起仪器,而是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向导。作为S级向导的克里斯的精神向导是向导中少有的猛禽类动物,是一只白头海雕。独特的羽衣覆盖鸟身,头部、颈部和尾部呈白色,身躯和翅膀遍布着暗褐色的羽毛,雄壮而美丽。


蹲在泽村荣纯脚边的雪狼低嗷一声,屁颠屁颠的跃到海雕身边,亲昵的舔着海雕的羽毛,没有半分狼之中最的气势。海雕亦停在雪狼身边,也不恼,就由着雪狼胡闹,还小心的避开粗糙得像砂纸的足底和锋锐的利爪。


克里斯紧张的探出几缕精神力,极为轻易的融入对方对自己毫无保留的敞开的精神图景。这是克里斯第二次进入泽村荣纯的精神图景,上一次还是初遇之时,依旧明亮又干净。


而泽村荣纯又是另一种心情,再一次感受梦里的触感,安静而温柔,这一次,他哭出了声,泪水夺眶而出,低声呢喃着“克里斯,克里斯……”


测试的结果是高的吓人的百分之九十。


“优,你愿意和我结为伴侣吗?”


片刻间,克里斯全身肌肉僵硬着,仿佛在重组,动一下都会钝痛,只能僵直着呆滞,左心房却跳得欢快,一下一下,似乎要把他的胸膛击溃。血液在血管里飞快流动,整个人都躁动着。该如何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悸动的,怦然的,难以掌握的炙热,像是站在燃烧的火里。


是谁往他的眼睛里泼了油彩,灰色的视点忽然就变得明艳起来。



>>最想写的结合热没写到 ( 摊手

>>我果然是个标题废233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