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你是我冰淇淋顶的甜蜜樱桃

>>及川x日向 

>>沿用设定→【你是我的、天生注定】,算是番外

>>及川く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甜甜的歌,送给最喜欢的你~BGM:Lucky 


私设:

原2008年3月,乌野代表宫城出战春高全国赛,翔阳看到小巨人。(注:2010年及以前,春高每年的举办时间在三月。)此文中的平行世界私设是在一月。

 

00

可曾想过,

平行宇宙的存在。

既是从某个宇宙中分离出来,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

在这些宇宙中,有与我们的宇宙以相同的条件诞生的宇宙,也有可能存在着和人类居住的星球相同、或是具有相同历史的行星,还也可能存在着跟人类完全相同的人。

同时,在这些不同的宇宙里,事物的发展会有不同的结果。

例如,更早的遇见你。

 

01

飞机平稳地行驶在平流层,夜色中,机身上安装的航行灯各自闪烁着红白绿三色光,在云层的遮掩中时隐时现。舷窗外隐隐约约的云不断掠过眼前,及川惬意的倚着背靠。

他很喜欢坐夜班的飞机。

并不是因为便宜,而是可以免去日间机场的许多麻烦这点令他格外喜欢。且夜间的飞机极为安静,只留下飞机引擎运作的声响和某位乘客的腕表秒针行走时“滴答滴答“的脚步声。灯光也早已熄灭,黑暗总让人不经意间放松下来。

及川摩挲着指尖和掌心的薄茧,练发球的茧子、练传球的茧子,都悉数抚过,粗糙的触感是他尤为熟悉又怀念的。去美国出差三周,距离越远越发思念,离见面还有大概六小时。思至此,他慵懒的打个哈欠,收起手机放进衣袋,手机上挂着的橙发小乌鸦链子也一同钻进衣衫里,扬起一贯的微笑向空乘要了毛毯后,带上橙边的眼罩,安然入眠。

 

02

“小彻,要不要出去走走?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难得来一趟这边。”

及川彻迷迷糊糊睁开眼,亮眼的白光刺得难受,下意识地闭上眼再缓缓睁开。他习惯性地往衣衫里摸,嘟哝着“竟然这么快就飞机降落了”之类的话。

“小彻!”熟悉的女声再次叫唤,声音愈发靠近。

及川彻的手摸了个空,呆愣的望着眼前有些陈旧的实木长桌,大脑死机一般空白。

……这是哪?

一个人影踏入他的视线区域,是……妈妈?不、准确的说,是年轻时的妈妈。

“怎么了?小彻。叫你好几声也不应。”妈妈见儿子的脸色有些发白,又担忧的询问,“小彻,身体不舒服吗?”

及川彻望向窗外兀自出着神。木制窗子棂边角磨损,似年代久远,窗叶密筛过后的日光零零碎碎的落在木质地板上。一切都诡异的陌生又熟悉。冷静下来后,隐去神色,对妈妈说:“没事没事,我出去走走。”说着便起身,快步离开,出门前发觉还没穿鞋又若无其事的退回去把鞋穿上。

“欸?外面冷,穿上外套再……这孩子……”妈妈愣神后朝着及川彻的背影叫喊,可他人已走远。妈妈叹声气,继续回到厨房。

 

“好冷。”

及川只穿着一件毛衣,冷风吹来冷不防打了个寒颤,凛然的寒意冲击大脑神经,不自觉地缩起肩。他稍抬头对着天空呼出温热的气息,一团朦胧的雾气渐渐成型后又弥漫开来。透过透明的水汽,观察着四周的情景。

狭小的街道,日式低矮的建筑,甚至可见宽阔平坦的田地。

他缓步走着,经过路边玻璃橱窗时停下脚步,对着玻璃面摸摸头发捏捏脸,途径下一个橱窗时又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有点蠢。

他很确信这是自己的身体,大概是初中时代的模样。毫无目的的漫走,记忆从深处被一层一层的挖开,思绪游走着,不断的搜索着。

他的脑力总是很出色的。

大致已经可以确定,这应该是平行宇宙之类的世界或是回到过去。当前自己应处于国中三年级,时间点在寒假,无所事事的他跟着家人去探望邻镇的亲戚。只是印象中,他嫌弃天气寒冷整日窝在亲戚家,并没有出门。

他对什么异世界,什么平行宇宙接受度意外的高,抑或说是浑然不在意。他现在被气得歪嘴的大概是因为这次穿越打断了他六小时后与恋人的见面。明明分别了整整三周,明明许久未拥抱自家小恋人,着实想念得紧。

忽然一阵风掠过,卷着细微的尘埃,及川赶紧眯上眼睛,感叹着乡间的大风。

再次睁眼时,一抹亮丽的橘色映入眼前,仿佛整个世界褪去色彩剩下一片黯淡的灰,唯独那一抹亮色鲜活而真实。模样是他日夜熟悉的,气息是他时刻思念的。

他怔怔然的凝望着,痴痴的往前,自发的避开前方的行人,不小心撞到旁人也下意识的轻声抱歉,可视线却始终未离开过那个身影,最终却在离三四米处止住脚步。近看,还是透着几分陌生。稚嫩小小的脸显得双眼格外的大而明亮,一身米黄色的卫衣,蓝色的羽绒背心搭配卡其色的裤子,挎着旧自行车,前面的篮筐里还放着个足球。

日、向、翔、阳。

及川默念着。

可那人并没有留意到他的视线,只是定定地盯着路边电器店门前的电视屏幕。及川也随着望去,液晶屏幕播放着春高的比赛直播,黑橙色的队服,无疑是乌野高中排球部。

“得分了,简直就像‘小巨人’,这么一来就练得五分了!春季高中排球大赛,在身高近190cm的选手云集的球场上,乌野高中的小巨人也无所畏惧的自由跳跃。”

电视里解说的声音传来,及川转头看向日向,似一眼望进碎金浮动的太阳,如出一辙的耀眼。

不久,落后的泉行高骑着自行车停顿在日向旁边催促着, “小翔,快点,球场会被占的。”

可对方顾不得好友的呼唤,只沉浸在方才的震撼中,不知觉的低语,“乌野……”

 

03

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大概是无尽的欣喜,是对自己如此幸运的感慨,是想把他抱起转上三圈的雀跃。

天空忽然飘起雪,细碎的雪花轻如禽鸟轻羽,飘落而下,调皮的赖在橘发上,晶莹得发亮。及川感觉有些飘飘忽忽的,仿佛随着冬季的寒风,伴着铅灰色的云在空中徜徉。

“啊!下雪了!”元气满满的声音传来,熟悉的音调似带着什么力量将他的意识拉回现实。

泉行高瞥了一眼身旁欢呼雀跃的日向,带着些许无奈唤道:“好啦!快点走啦!”

走?!不可以!

本犹豫不决的脚步一踉跄,比大脑反应率先跨出一大步,当及川回过神来时,已然来到日向面前,瞬间无措得喉咙哽咽着说不出话,这时候该说什么?说我们在另一个世界或者未来是认识的?说我是你未来的恋人?他在心里哀号着,原来及川大人也有这一天啊!

“欸?小翔,认识的人?”泉行高警惕的走来护着日向。

“不认识。”日向歪头,目光转向面前的人,扬起笑靥,“你好!”

及川愣神,骤然吐出一句“要不要一起打排球?”

“真的?可以吗?”对方一听,兴奋得凑近,近得足够看清其脸颊上的汗毛。

及川忽然“噗嗤”的笑出声,对方的反应一如记忆中的单细胞,立即气恼地跳起,“哪里好笑了!!”

及川习惯性的把手放在对方的头毛上轻揉按抚,安抚道“不好笑,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呜哇!好冷!”掌心触及冰晶在发上融化而成水渍,激起他一路的鸡皮疙瘩。

“我叫及川彻,是北川一中排球部的二传手。”

“我叫日向翔阳……”

我知道。

“国小六年级……”

真的很幼啊!

“北川一中啊……”

嗯嗯,名门噢,很厉害对吧!

“不知道!”

“欸?!没听过?”

“完全没听过。”

及川彻骄傲的下巴顷刻塌下,对着日向的额头毫不留情地猛弹下去,瞧着日向吃痛的表情,“嘛!就是很厉害的意思啦!”

“那你能教我打排球吗?”

“可以噢!”果然是个排球笨蛋呢!

真·好友的泉行高在一旁完全插不进两人之间,心酸的看着似乎是刚认识的俩人亲密的交谈。小翔,你还记得我们要去踢足球吗?

 

04

寒假结束后,返校的及川将每周末都空余出来,乘电车在邻镇和学校间来回。他倒不觉得累,反而周末成为他每周最期待的时间。

及川彻这个人,真正的情绪并不会显露于脸上。接触久的人会发现,他表露在外温柔轻佻的脾性更像是浮云掠影,抑或说是为了掩饰真正情绪释放的保护膜,将他从里到外严丝合缝的包裹起来,不让他人窥得其中,甚至连外头一丝空气都无法逸进去。

可最近,他眼底的温柔浓稠得仿佛化不开,好似下一秒就会泛滥成水,将你沉溺。好友岩泉最先感觉不对劲,疑惑的问“混蛋川,你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及川眉梢间的欢喜还未尽数褪下,又漾开荡漾的笑,“唔~不告诉你~~~”

岩泉果不其然黑下脸,一个排球砸向及川彻的后脑勺,“你这家伙果然很让人火大。”

“疼~”

“过段时间介绍给你认识,很讨人喜欢的孩子~”及川彻捡起落地的排球,神情神神秘秘的。

“你个禽兽,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岩泉忍不可忍又一个排球砸过去。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岩你在想什么?不要跟松川看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书啦!”

“你在说什么?混蛋!”

“又来!疼!”

 

为什么需要过段时间再将翔阳介绍给友人?

及川表示他也很想快点将翔阳融进自己的朋友圈子,那像是给友人介绍内人一般妙不可言的感觉他非常想快点体验。但是,翔阳的排球技术,实在是,太,烂,了……

但是一步步引导,在他手上染上他的风格,这种感觉对于及川是难以言喻的奇妙,他甚至想回到另一个世界的恋人身边,给他徐徐道来。但翔阳大概气得跳脚吧!

“接球是排球最基础的技术之一,也是组成进攻的基础,是比赛中争取多得分、少失分、由被动转为主动的重要技术,别只顾着进攻而忽视它。”及川拿起排球,耐心的讲解起来,“那我们先来学正面接球好了。首先,身体正面对正来球方向,两脚开立,宽于肩部,一脚在前,两脚跟提起,前脚掌着地,两膝变曲微内收,重心稍前倾,双臂自然弯曲置于腹前。这是准备姿势。翔阳来试试。”

“好厉害!”日向双眼发亮,聚神的听着及川老师的讲解,一手一脚笨拙的模仿着及川的动作。

“嗯嗯,就是这样。然后,接球的时候,当球‘咻——’的飞过来时,两手重叠,掌根靠拢,合掌互握,两拇指平行朝前,手臂伸直,但是手腕要下压,用前臂靠近手腕的位置击球的后下方。唔,手臂低一点。嗯,是,就是这样。翔阳好棒!”及川让日向定住动作,有模有样的走进调整起他的动作。

“很好很好!那翔阳试试把球抛给我,留意我的接球姿势和时机噢!”及川拍拍手,小跑到不远处做好准备。

“啪——”球被接起分毫不差地传到日向的面前。

日向急忙做好准备姿势,然而球已早早的落地。他垂下头,看着还在地面上下弹跳的排球出神。及川快步走来,摸摸他的头,安慰道“第一次接球不要在意……”

“再来一球!”日向倏地抬起头,眼神愈发狂热。

你啊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排球笨蛋啊!

“好!但是,刚刚的姿势不对。”


05

错过的时光,每分每秒都想要抓住。


“大家好!我叫日向翔阳!是及川前辈的徒弟!”清澈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北川一中的体育馆。

全员“欸——”

及川搂着日向,不满的撅起嘴,“你们什么反应?有什么奇怪的吗?”

“你竟然有心思教人,这本身就很奇怪。”岩泉打量着日向,思考着上回及川说的孩子应该就是这看上去像小学生的小孩子了。

“岩泉吐槽得好。”松川一静在一旁附和着。

及川搂紧怀里的人,欲转身走人,“翔阳不要听他们胡说,以后我们还是两个人训练吧!”

日向大吸一口排球馆的空气,满足的笑开,扭身便退离及川的怀抱,“才不要!及川前辈意外的人缘很差呢!”

“小不点,你很好噢!想学排球是吗?我们来教你!”一众队员听闻亲切的吐槽,纷纷上前给日向科普及川的黑历史之类的。

及川心痛的反思最近是不是太过于纵容小孩了,咬牙切齿的盯着把日向团团围住的队员,早已知晓日向天然的亲和力和非人的社交能力,可为什么还会觉得淡淡的、不是、是非常的不爽。

“私自带外人进入学校,被教练发现了可是要挨批评的。”岩泉轻声提醒道。

“翔阳可不是外人!你说让他考进我们学校怎么样?”这一念头一起便难以遏制,一发不可收拾,突破心头积累掩埋的厚土,生根发芽,直恨不得立马找日向谈谈。

“……竟然真的是小学生!你从哪里拐来的?禽兽川!”

“才不是拐来的!翔阳啊,是主动跟着及川前辈走的,非要拜我为师,真是没办法啊!”及川彻得意的耸肩。

一听就知道是满嘴跑火车,岩泉白了他一眼,没多搭理他,走去轰开围成一堆的队员,“练习!练习!”

 

“练习结束!一年生整理球场。”

及川走向挨在墙边休息的日向,递过自己的水瓶,“觉得怎么样?”

日向自然的接过喝下一大口,“很棒!超棒!一级棒!!”

“那,翔阳要不要考来这里?”及川已心焦得直接脱口而出。

“但是,我的学习很差的,大概会直接进统筹中学,离家近应该是雪之丘。”日向摊开掌心,似乎还能感受方才击球的快感。

“……唔、是这样啊!”及川沮丧的垂下头,果然这个是不能改变的啊!

“所以,要拜托及川前辈教我课业,可以吗?”

“嗯…..啊咧!你说什么?可以噢!可以噢!完全没问题。”出乎意料的答复令及川惊诧得瞪大着眼,连忙回应。

“我很笨的噢!”

“这个我知道。”

日向气得腮帮子可爱的鼓成一团,“及川前辈的性格果然好差劲。”

“翔阳,不要听他们胡说。及川前辈明明很温柔的。”及川委屈巴巴的抱着日向甜腻的撒娇,思考着过几天怎么狠狠的惩罚一帮队友。

“是、是。”日向最是受不了这般,只得轻声附和着。


06

日向在课业上完全没有天赋,这个事实及川早已知晓。但亲眼所见,且拿着全是个位数的试卷,又是另一番心情。

“翔阳,错一题就减少十个传球怎么样。”及川老师戴着眼镜,神情严肃。

“请务必不要这么做,及川老师。”日向扯着及川彻的衣角,悲伤得快要哭出来。

“……立即生效,并没有在询问翔阳的意思。”

“及川前辈朋友很少吧!”日向从课业中抬起头,冷不丁道一句。

“翔阳…..不要和松川他们玩得太近,完全学坏了。”及川气得蹂躏起对方的头发,快把我可爱的翔阳还给我!!!

 

如及川所愿,经过他们连日连夜的努力,日向考上了北川第一中学。

四月初的宫城县,一片盎然的新翠,踏着仲春温柔的阳光,新晋的学子陆续迈入北川一中。

及川接过队长的职责,下课后早早的到排球馆面试新生。

来到这世界过于高涨的情绪令他忽略了一位很重要的角色——他可爱的学弟影山飞雄,也是今日入学。

“我是秋山小学毕业的影山飞雄,从小学2年级开始打排球,请多指教。”

“我是雪之丘小学毕业的日向翔阳,刚开始打排球,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

及川望着穿上队服的两人出神,坏心眼的期待着这两人擦出的火花。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六人强则更强”的信念深入身体的翔阳和还未经历被队友抛弃的潜在王者飞雄……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绝对很有趣。

“你在想什么坏主意?快去组织新生。”岩泉看着在一旁清闲的及川说道。

“是、是。”


07

伴随着初夏逐渐蒸腾的热度六月已至,初中综合体育大赛也开始进行。

及川偶尔眼前会闪现一片黑暗,时而还能听见人声说着“飞机即将降落”之类的话。大概是要回去了......忽如其来的失落感,如果可以,他真的非常想陪伴日向国中的三年,教会他更多更多,亲眼看着他成长,或许能成为ACE也说不定。但是,也会有“果然如此”的感觉。说虽如此,但没能参加大赛,跟牛岛若利比赛有点憋屈的。就不相信未来多好几年技术和经验的及川大人就赢不过牛岛若利,哼!

“比赛结束!北川第一优胜!”

及川收拾完毕走出球场,一眼捕捉到人群里的橙色身影。在选手丰裕的北川第一,作为菜鸟一年生的日向当然是轮不到他上场的,只能坐在观众席上观看比赛。

“走吧!”

“及川前辈好厉害!!发球也超厉害!那个‘唰——’的进攻是什么?太帅了!”

“唔、二次进攻。”

“及川前辈不和教练他们一起回去吗?”

“啊、这个啊,我和教练说了,和小翔一起回去。”

因为……时间差不多了……

阳光洒落在一高一矮的身上,影子晃晃悠悠的倒映在路面上,小个子的影子一蹦一跳的,大个子时而伸手扶稳身旁人的肩。两人没有主题的聊着,日向说话向来是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思维跳跃得漫无边际,也亏得及川能跟得上。

“小翔,及川大人请你吃冰淇淋怎么样?”

“好啊好啊!橙子味的。”

及川故意挑了和日向不同口味的香草。

脆皮蛋筒似盛开的花,似少女旋开的裙摆,盛着一圈圈往上的冰淇淋,如心头的爱恋节节攀旋,最终化作顶端立着的一颗樱桃。

及川调皮的偷偷俯身将日向冰淇淋上的樱桃一口吃掉,又故作勉为其难的将自己的冰淇淋伸到日向嘴边,“小翔,给你试试我的香草好了。”

日向鼻腔不满哼声,一大口咬掉冰淇淋最上端的尖尖,“哇!好冷!”

“牙齿受不了就不要咬。”及川叹气,老妈子一般提醒着对方,轻轻沿着白色冰淇淋上的齿印开始吃,浓郁的香草味,混着樱桃的甜蜜,嗯,很甜。

“好吃!”日向认真吃着冰淇淋,“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会站在比赛场上,及川前辈一定要来看。”

“……当然,小翔可是及川大人的徒弟。”及川贴心的抽出纸巾替小孩拭去嘴角的冰淇淋,“小翔还喜欢小巨人吗?”

“那当然!超崇拜超喜欢!”日向脱口而出。

“那小翔想去哪一所高中?”

“乌野!”

乌野吗?有种“果然这就是翔阳”的感觉。

“我会去青叶城西,而且北川一中大多数人都会去青叶城西。去乌野意味着要换一个新环境噢,我想知道小翔是怎么想的。”

“那不是更好吗?和及川前辈做对手。”

及川此刻蓦然想起另一世界于翔阳的初次见面,一下被猝然拉回那个明亮的球场上,怪人速攻掠过身旁时,同如乌鸦般飞起的日向双目相接。他一时不禁目眩,左心房跳得欢快。

这样的翔阳该死的令人心动啊!

“嗯~,小翔想打败我,呵呵呵呵~那我等着。”

“嗯,约定好了!”

尾指勾在一起,连接着两个世界。及川弯下腰,不带任何旖旎情色的亲亲日向的脸颊。

待会见,我的恋人。


08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东京羽田机场,外面温度……”

及川扯下眼罩,摸了摸衣衫里的小乌鸦链子。

回来了……

提着行李箱走到出口,便瞧见自家恋人的身影,手臂夸张的摇晃着,“阿彻!阿彻!”嗓门清亮,惹得周围人注目。其身旁的好友也纵容着他,任由他欢叫。

及川一路走去,一路边向路人抱歉的点头。路人亦不甚在意,好心的微笑。他默叹,好吧,自家恋人活泼阳光,还十分可爱,估计没人会心生不喜。

见及川走进,日向直接扑上前,“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岩泉接过及川的行李箱,“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クソ川。”

“哎呀呀!好感动,谢谢小翔,谢谢小岩。但是小岩,你好歹也管管小翔,真的很吵。”及川亲昵的抱着小恋人,假意抱怨着。

“那你还不是开心喜欢到要死。把你脸上的笑收一收。”

“欢迎回来。”怀里的人儿蹭着及川的胸膛。

路过一家甜品点,及川忽然说:“小翔,吃冰淇淋吗?”话刚说玩,他自己就愣住了。其实及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吃冰淇淋,但直觉告诉他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其实是你想吃吧!别拿翔阳当借口。”岩泉截下日向正往那边走的脚步,轻声让他在原地候着并询问他喜好的口味。

“没办法,毕竟是寿星大人的要求。”及川得瑟的吐舌。

接过店员递来的三支冰淇淋后,及川看着冰淇淋愣神。

“阿彻!想试试香草味。”微微垂眸就瞧见恋人期待的小眼神。

恍惚间,日向已然踮起脚尖,伸出自己那支冰淇淋,“你吃我的樱桃,我吃你的冰淇淋。”及川哼声应着,咬过顶端的樱桃,甜蜜充斥着口腔。日向也如愿以偿地咬下他那支冰淇淋的尖尖,“啊!好冷!”

“牙齿受不了就不要咬。”

冰淇淋绵密且柔软,口感醇厚又顺滑,但及川更偏爱方才樱桃的甜蜜。

 

You are that cherry on the top.

你是我冰淇淋顶的甜蜜樱桃。

You have me at hello.

一句你好你便将我俘获。


End.

【我先去吃支冰淇淋(●'◡'●)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