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ovo

朋友 干杯🍻

触及

>>师生paro
>>七夕快落ฅ(*ơ ₃ơ)ฅ



01
泷川·克里斯·优,是新来的英语老师。

是荣纯未曾见过的,外国人。高大英俊,西装笔挺,发丝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留下两绺恰到好处的碎发垂在额间。深邃的五官凸显着温和平淡的瞳眸,低沉磁性的嗓音做着无趣的自我介绍和开场白。

他的日语说得很好,听起来格外舒服。

唔、好困。

惯例清晨的长跑和投球练习,巨大的运动量耗去大量体力,饱足的早饭在胃里发酵,困意逐渐袭来,荣纯揉揉正打得欢腾的上下眼皮,打个哈欠就趴在桌子上睡过去。

班上的同学早习以为常,甚至时不时低语遮掩骤然响起的呼噜声,或发出其他声响转移讲台上老师的注意力。可爱的前桌也默默挺直起腰杆,试图阻挡老师的视线。

可当下讲台上的老师哪有这么好应付。克里斯悄然瞥过座位表,记下某位睡大觉同学的名字。

泽村荣纯……还挺受欢迎的样子。

克里斯轻了轻喉咙,利落的脱下外套,卷起衬衫袖口便开始上课。

新老师上起课来认真而严肃,面庞有些冷,瞟过来一眼便足以令人心底一颤,连班上为荣纯打掩护的学生也被治得服服帖帖,大气都不敢喘,只好在心里为荣纯默哀三秒。

他的课程节奏安排得极好,知识点解析得清晰易懂,熟睡的荣纯自然是不会知晓的,当然就算是清醒着,以他低空飞过及格线的水平也大概只能听个似懂非懂。

准时响起的下课铃惊醒睡梦中的荣纯。他朦胧的睁开眼,擦擦嘴角的口水,起身正准备去找降谷上厕所。

“泽村君,请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欸!

荣纯瞬间清醒过来,双目紧张得瞪成猫眼。怎么办?怎么办?是上课睡觉被发现了吗?这个老师会不会告诉boss?那先发位置是不是不稳了?怎么办怎么办?金丸!金丸!!

“泽村君,你有听见吗?”

荣纯僵硬的转过身面对克里斯,恭敬响亮的喊道,“是!鄙人泽村荣纯听见了,现在、立刻去老师办公室。”

克里斯和荣纯在走廊里一前一后的走着,荣纯紧张得绞着手指,一步跟着一步紧紧的跟在其后,又怕踩到前人的脚再次得罪老师,只好一会儿大步走一会儿又小碎步的,显得些许滑稽。

到办公室的路途着实太折磨人,荣纯按耐不住紧张和心虚,快步飞奔停在克里斯面前,“咻——”的下腰九十度,“对不起,老师!我、鄙人不应该在上课时间睡觉,已经好好反省过自己,不、不用告诉boss。”

“嗯?boss?”

“欸?我们棒球部片冈监督,你不认识?”荣纯一听,松了好大一口气了,重新扬起笑容,“我是泽村荣纯,青道棒球部的珍贵左投。”

“片冈监督?认识的。”

“啊?真的吗?”荣纯顿时如临大敌似的毛发竖起,警惕的瞪着克里斯。

克里斯着实觉得有趣,可课间时间紧迫不好再继续逗弄,抽出夹在备课课本里的纸张,是荣纯的开学小测卷子,少得可怜的分数惨不忍睹,“泽村同学,回去好好复习,后天留下来重测。”

“啊!为什么?只有我一个?”

“是的。”

“那、降谷呢?”

“降谷同学正好及格。”

“嗷嗷嗷!混蛋降谷,趁泽村大人不注意偷偷学习!今天我要混蛋四眼帮我蹲捕100球!姆姆姆姆姆......金丸!金丸丸!救救我!”荣纯接过试卷,气急败坏地离开。

棒球部、吗?


02
“…降谷竟然偷偷学习!害得我要一个人重测!还有我们新来的英语老师,好像是外国人,眼神是…...这样的!吓了我一跳!身高很高,啊!还认识boss......”

泡澡过后,荣纯拖着舒适到发软的身体趴在地上,边复习课本的英语单词,边摇晃着脑袋绘声绘色给同寝室的仓持聊起一天的趣事。

仓持倚靠在床边,翻着手中的棒球杂志,有一下没一下的听着荣纯像是不息止的话语声,实在嫌吵得不行就直接来个十字固封印住这张嘴。

正当仓持用双手将荣纯的手臂压在胸前时,他停顿了一下,“你们新老师叫什么名字?”

“唔、克里斯?泷川·克里斯·优!就是这个!”被制住的荣纯疑惑的看向仓持,“怎么了?”

“克里斯前辈啊!是大前辈!很厉害的捕手!你小子以后上课可不允许睡觉了!”仓持卷起一旁的杂志轻敲几下傻瓜学弟的额头。

荣纯不明所以,气鼓鼓的问:“为什么?”

“近年青道甲子园优胜那一届就是克里斯前辈那一届,是监督带出来的第一届学生,克里斯前辈可是队长捕手加四棒,当然认识监督。你竟然在大前辈的课上睡觉!哈哈哈哈哈,克里斯前辈绝对记住你,还有可能和监督提起,哈哈哈哈哈哈你要倒霉了!”仓持察觉自己说出“捕手”一词时,荣纯眼里藏不住的火苗,经不住坏笑起来。

荣纯既吃惊又害怕,回到床上后,偷偷输入克里斯的名字搜查。各大杂志网站都出现过他的名字,夏甲优胜正捕,更是u18日本代表。

厉害!好厉害!

荣纯双目发亮,晃着脚丫,满怀期待着克里斯有一天能够接他的球,兴奋得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床板的声响惊动了已熟睡的仓持,被仓持训斥一句后才乖乖的盖好被子,抱着不能在克里斯前辈的课上睡觉的决心入眠。

果不其然。

第二天的英语课,荣纯还是睡着了。又是高兴得半夜不睡觉,又是晨早起床训练,精神疲惫的荣纯枕着一连串听不懂的外国语言沉沉睡去。

又睡着了。

克里斯眯了眯眼睛,若无其事的继续上课。前桌同学顿感周围温度骤然下降似的打了个冷颤。

放学后,荣纯理所当然被留下来了。理由是开学小测的重测。

“不是明天吗?克里斯前辈。”荣纯苦着脸,呜咽着趴在桌子上。

“嗯。提前一天,就今天了。还有,我现在是你的老师。”坐在一旁备课的克里斯笔尖微微停顿。

荣纯咧开嘴笑了笑,提笔专心做起卷子。万分庆幸昨晚在仓持的督促下看了好几遍课本的单词。尽管知识点全在记忆表层,可这24个字母该怎么排序怎么凑才得出答案的单词,荣纯想破脑袋也还能零零散散的写下几个。

好在写下的基本都正确,危危险险的踏过及格线。

等待批改的荣纯百般无聊的盯着克里斯的手发呆,宽大而厚实,那是作为捕手的手。甲子园优胜的捕手,嗷嗷嗷!好想投球!

“克里斯前辈要不要来棒球场看看?”荣纯试探的问起,又聪明的提前其恩师片冈监督,“啊!boss也在!”

克里斯摩挲着指尖,迎着荣纯发亮的双眼点点头。


03
荣纯经过一番充足的热身后,舒展着手臂准备走去给队员的打击训练帮忙喂球。

路过瞧见克里斯和片冈站在一块,难得一见监督一丝不苟的面容露出类似感概的表情。偶然瞥见那位大前辈也神色怀念,右手微动。

荣纯念头一转,迅速跑去克里斯面前,“克里斯前辈,可以麻烦请你帮我蹲捕吗?”

面前的少年,笑起来自然流露着蓬勃的朝气,有些张扬到莽撞,却目光澄净而炽热。

似乎是难以拒绝的请求呢……

训练中的仓持吐槽着同寝某人的胆大,却担心得停下了挥棒。而御幸也放下球棒走来,克里斯是他十分崇敬的前辈,前辈突然停止棒球生涯留在青道当老师自有其中的理由或难处。御幸自然不想克里斯为难,作为队长也需尽责拎走某位没大没小的傻投手,“泽村,你……”

正当御幸拖走荣纯时,克里斯抬手止住御幸的动作,“没关系,可以试试。”

欸?

在场的人皆呆楞几秒,唯有似乎一无所觉的荣纯雀跃得近乎一蹦一跳的走入牛棚。

克里斯戴好御幸递来的手套,“先来十球热身。”

“好!”

随着一次次抛物线轨迹的传接球,克里斯一步步往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直到最后一球退到捕手位。

没有戴上面罩和护具,克里斯就这样蹲下摆好准备接球的姿势,似乎并没有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球砸到。

荣纯有些兴奋,一想到大前辈在前方为他蹲捕,心跳就从左胸膛沿着血液传至左手指尖,嗯,今天状态绝佳,紧接着他响亮而自信满满的喊着:“我开始了!”

脚抬得很高,可见身体柔韧性很强。独特的投球姿势,透过捕手面罩可见他的手腕似隐藏在身后看不到放球点,难以观察他投球的时机。

正中直球?

不,漂移了。

克里斯迅速作出判断,并将手套往右下移了移,接住这个偏离他预期的球。带着猜测,克里斯将球传回给荣纯,继续蹲下摆好姿势。

第二球、第三球......全部看似球速不快的直球,但都有漂移。尾劲......很足。

“哈哈哈哈哈克里斯前辈!怎么样?”荣纯见克里斯收起球缓缓站起,眨巴眨巴着眼,一副求夸赞的模样。

脱下手套后的克里斯五指虚握,似乎还残留着方才的手感。看着面前小投手仰起头真诚而纯粹的眼神,克里斯突然就觉得大脑内作为捕手条件反射的关于配球的思考与其个人能力的分析皆融合在一股未知的新情绪中,“全部坏球,完全没有投进好球带。”

“啊!为什么?”荣纯懊恼又抓狂的抓着头发,“明明投的是直球!!!”

是才怪...…蹩脚投手。


04
“啪——”

球朝着敞开的手套投了进去。

“克里斯前辈!怎么样?这个球!”

站立于投手丘上,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的荣纯,年轻的身躯里,盛着对棒球运动无限的热爱。这份心情,沿着18.44米的距离传染过来,克里斯渐渐发觉自己心脏那一块沉寂许久的区域又开始无法控制的悸动。

“Nice ball!”

球被传回去,克里斯接着蹲下摆好姿势。球路还是很好打,但在短短数日稳定下新掌握的投球姿势,这一颗四缝线直球足以说明他的努力。

忽然克里斯似乎想到什么,迅速站起,快步走近荣纯,略带强势地伸出手抓住荣纯握好球的左手。荣纯被吓得一颤,那颗球顺势从掌中掉落在地上,一路弹跳滚到打击区,沾满了褐色的土。

从掌心一路向下,克里斯细细抚过他的关节、指腹到指尖,新出的茧子有些发硬,摸上去并不舒服,滚烫的热意透过肌肤传来,化作暖流融入血液。

是多少棒球在手上摩擦过的痕迹,是多少日夜对着网投球调整姿势才得以现下的稳定,少年全然的信任浓烈得令他心脏险些停跳了一拍。

夜晚沐浴时,克里斯站在浴池里,望着掌心兀自出神,白天的回忆再一次涌上心头。他倏然惊觉他还清晰的记得那些茧子在那双温热的手上各指节的位置。沉默良久,在水面冒出的氤氲热气间轻轻一叹。

无实意的感叹在安静的浴室显得格外突兀,惊动了夜间跑完步来洗澡的荣纯,他伸脚踏进浴池,灵动的眼一闪一闪的,“怎么了克里斯前辈?需要鄙人帮你搓澡吗?”

“......不用了,我洗完了。”克里斯无奈的扶额,起身不用两三分钟便擦好水渍穿好衣服准备回去。

荣纯悄悄瞄几眼克里斯的身材,莫名感觉脸颊发烫,见克里斯正要离去,忙喊道,“晚安,克里斯前辈。”

克里斯回过头,撞见一汪澄澈的琥珀直直的望着他。明明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却又忆起那颗棒球射入心头的悸动。

他亦轻柔的道一声“晚安。”


05
荣纯很喜欢叫他“克里斯前辈”,这是和“克里斯老师”全然不同的称号,带着前辈和后辈的亲昵,顺沿着跨过他刻意保持的一个门框的距离。

当然遵循礼节的克里斯每每听到这般叫唤总会不厌其烦又无奈的纠正他,但荣纯总是乖巧的回答着“是!克里斯前辈!”克里斯也只好作罢,想想自己的的确确是荣纯的前辈,某种意义上也没叫错就随他去了。

某天,班上的同学无意间听见,纷纷八卦的围上前询问荣纯其中缘由,荣纯自豪的讲述完当年克里斯的光辉后,周围一片惊叹。不知觉间,他眉眼间挑着满当当的愉悦,午间的困乏也散去大半。

有人叫,自然有人学。英语课课前不知是谁胆大先喊了一声“克里斯前辈”,好些人也欲跟着起哄时,克里斯一双冷目凉凉的瞥过来,面无表情的有些凶。那些人顿时神色讪讪的坐回座位。

“在学校就好好叫老师。”克里斯神情缓和,边沉声说着边捧着书本把那几个人的头顶都敲一遍。

荣纯慌乱的翻开书,试图掩饰刚刚听见旁人叫唤“克里斯前辈”的发堵和气闷。克里斯继续走来,路过荣纯时,书本软软的落下。轻轻的,仿佛只是帮荣纯压压翘起的头发。待书本撤离时,荣纯顺势抬头,径直对上那双眼,温柔而纵容。

从此以后便再不希望任何失望出现在里面。


TBC.
虽然是TBC,但应该没有后续了(被打
高野让我写不出小甜饼ଲ

评论(13)

热度(40)